京剧《骂门》剧本唱词

京剧《骂门》剧本唱词

角色

李白:老生
安禄山:小生
贺知章:末
书童甲:付
书童乙:丑

剧情

李白与贺知章同游金马门,遇杨贵妃义儿安禄山,招摇过门,李白乃佯醉加以痛骂,安禄山避道而行。

注释

剧情与《金马门》大同小异,因篇幅不大,词句不同,故并存。

京剧《骂门》剧本唱词

【第一场】
(安禄山上。)
安禄山(唱)花色盈盈千般好, 

唐室文武贺圣朝。

(白)俺,节度使安禄山是也。适才宫中谢宴而出,行来金马门,待俺加鞭过。

且住,我想金马门,乃是文官出入之所。我如何行走得呢?哎,想我既拜贵妃娘娘为母,天子宠爱,满朝文武,谁不钦敬,谅他们不敢轻慢与我也。

(唱)勒马停蹄闯禁门,

上尊天子压群臣。

一人中了万岁意,

扬鞭闯过金马门。

(安禄山下。)
【第二场】
(李白、贺知章同上。)
贺知章(唱)携手相扶漫遣怀,

散步逍遥过大街。

长安多少富贵客,

谁似我好酒不贪财。

李白(唱)圣上有道众群僚,

万马营中爵位高。

七篇锦绣真贵宝,

笔尖犹如斩将刀。

耳边又听得銮铃啸,

腾起烟尘渐渐高。

(白)老年兄你可曾看见么?

贺知章(白)看见什么?

李白(白)金马门内,一个乘骑行走,是我们翰林院学士哪家的朋友,真正可笑。

贺知章(白)何笑之有?

李白(白)可笑吓可笑。

(唱)是文官出入就下轿,

不该马上逞英豪。

一言未尽顷刻到,

一见奴才气怎消。

(白)哎,我道是谁,原来是他。老年兄,我想节度使乃甚等之人,他也走起金马门来了!你我坐在此间,看他怎样过去?

贺知章(白)说得有理。

(李白、贺知章同坐。安禄山暗上。)
安禄山(白)可恼吓可恼。

(唱)不生烦恼惹烦恼,

酒鬼无礼犯人嘲。

自夸腹内文章妙,

轻慢天子压群僚。

能屈能伸真君子,

不知风色小儿曹。

假陪笑险将他告,

想必是学士醉醇醪。

(白)吓,众位学士公,请来见礼。

李白(白)我道是谁,原来是节度使,请见一礼。

安禄山(白)请。

李白(白)唔,大胆可恶,岂有此理。我想金马门,乃是先帝太祖所立,是我们翰林院学士出入的道路。你是甚等之人,也敢行走。真乃无礼。我等坐在此间,看你怎样过去。

安禄山(白)吓,学士公,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俺也曾南征北剿,挣下汗马功劳。况俺既拜贵妃娘娘为母,你竟敢慢待与我,真乃可恼。

李白(白)节度使,我且问你,方才你说你既拜贵妃娘娘为母。她乃一朝国母,岂容你膝下如此无礼。你道是南征北剿,挣下汗马功劳,你有何功劳,不过是圣上宠爱与你,老爷平素皆知。你可晓得我醉写吓蛮之事么?

安禄山(白)倒也不知。

李白(白)你且听者。

(唱)金马门怒恼了翰林院,

酒醉辱骂安禄山。

下国夷蛮把兵变,

扰乱吾主心不安。

传旨曾将下官宣,

那时酒醉把君参。

杨国忠双手捧过砚,

高力士脱靴在金殿。

我也曾斗酒将诗献,

虽然沉醉写吓蛮。

若不是番邦降表献,

削尔的首级挂高杆。

(白)岂有此理。想我醉写吓蛮之时,杨国忠捧砚,高力士脱靴。圣上亲自御手调羹,若非念你在朝奉君,我把你这大胆的奴才,送至君前,削尔的首级。

哎,节度使,学生酒醉失言,得罪了。

安禄山(白)岂敢。

李白(白)唗!大胆可恶,我看你怎样过去!

安禄山(白)学士公,莫怪我说,近日朝廷之事,都被你们这些文官,颠倒坏尽。

贺知章(白)哎,节度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骂众位学士,李学士在此着恼,老夫与你宛转周旋,说了许多的好话,你反而说朝中之事,被我们文官坏尽。想昔日愧阳领兵,大战丘山,逼反贾同,围困在内,内无粮草,外无救兵。那时仰面朝天,叹曰:自己能有几乎为狗,何况与你,你可知作狗奉君无日乎。哎,真乃无理。

李白(白)哎,年兄不必动怒,他能读了几句诗书,犹如对牛弹琴一般。待我问他几句。

哎,节度使,你说道朝中之事,被我文官坏尽。你有何能,你的来历,还当我等不知。

安禄山(白)尔等知晓甚么?

李白(白)你且听了。

(唱)你生来油头白粉面,

肥嫩身体软如棉。

蛮夷无宝将你献,

谄媚邀宠不羞惭。

虽然未曾对宫院,

赛过嫔妃一样般。

安禄山(白)哼。

李白(白)真乃大胆。人来!

(书童甲、书童乙同上。)
书童甲、
书童乙(同白)来了,老爷有何吩咐?

李白(白)命你二人,叫骂安禄山,哪个骂得入耳者,回府有赏。

书童甲、
书童乙(同白)赏什么?

李白(白)每人赏酒一坛,若骂得不好,重责二十大板。只管前去叫骂。

书童甲(白)哦伙计,老爷教我们叫骂节度使,你我如何敢骂呢?

书童乙(白)呔,安禄山!

安禄山(白)唗,大胆的狗才!你乃甚等之人,擅敢毁骂节度使,记打记责,还不与我退下!

书童甲、
书童乙(同白)哦。

李白(白)节度使,请息怒,常言道得好,家主犯事,尽出门下之人,学生这厢陪罪了,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安禄山(白)哼。

李白(白)啊大胆可恶,你还不如我门下之人呢。来,

书童甲、
书童乙(同白)有。

李白(白)只管放大胆地叫骂!

书童甲、
书童乙(同白)哦。

书童甲(白)呔安禄山,我的儿吓。

书童乙(白)呔安禄山,我的孙子吓!

书童甲(白)你骂长了一辈咧。

书童乙(白)下不为例。哎,安禄山,你且听了!

(唱)安家小子真标标致,

无耻无羞,甚么东西。

书童甲(白)你骂得不好,待我去骂。

书童乙(白)让你去骂。

书童甲(白)啊,安禄山,我的舅子吓。

(唱)安家小子真可耻,

把你进贡似妾姬。

弥子之下藏食子,

你与他同德一般齐。

李白(白)老年兄。

贺知章(白)学士公。

李白(白)非是学生夸口,慢道我李白的诗书,就是我的仆人,他也知道弥子藏食子之事。老年兄这一节,你可知道否?

贺知章(白)倒也不知。

李白(白)休怪学生唐突,这篇文章,你还不曾读过呢。

贺知章(白)来日领教。

李白(白)你且附耳过来,这就是魏灵公用桃核那一桩故事。

贺知章(白)骂却骂得好,只恐骂出祸来。

李白(白)怕什么,纵然骂出祸来,他也不过进宫去,奏知贵妃娘娘,转奏天子,不用我在朝奉君,贬回原郡,只是一件。

贺知章(白)哪一件?

李白(白)每日不断我的酒。

贺知章(白)你只在酒上打算,告辞了。

李白(白)往哪里去?

贺知章(白)桃李园去。

李白(白)不能奉陪。

贺知章(白)那里有酒。

李白(白)怎么那里有酒?

贺知章(白)正是,有极好的美酒。

李白(白)如此走吓。

贺知章(念)从前设宴桃李园,

李白(念)酒醉辱骂安禄山。

贺知章(念)文臣岂容任轻慢,

李白(白)老年兄!

(念)他无耻无羞真不堪。

(笑)哈哈哈。

(李白、贺知章同下。)
安禄山(白)哎,好骂吓,好骂。我如何受得了这气。哦,有了,我不免反出长安便了。

哎,李太白吓,李太白,俺不杀你,誓不为人也!正是:

(念)用手捧尽湘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白)可恼吓,可恼。

(安禄山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