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监酒令》剧本唱词

京剧《监酒令》剧本唱词

京剧《监酒令》剧本唱词

角色

刘章:小生
吕后:旦

剧情

考《汉书》称高后晚年,既大封诸吕为王,吕产、吕禄等,益擅权用事。朱虚侯刘章(高帝之孙齐悼惠王之子),先颇得高后宠信,高后以吕禄之女妻之,令入宿卫。时年二十,有气力,愤刘氏不得职。尝入侍燕饮(即宴诸吕于宫中也),高后令刘章为酒吏,刘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高后许之。酒酣,刘章进歌舞,有“非其种也,锄而去之”之语。高后闻之默然。已而诸吕有醉亡酒者(即剧中所谓逃席者),刘章出拔剑斩之,然后还报高后,左右大惊,然业已许其以军法行酒,高后亦无以罪也,自是诸吕皆惮刘章,此为高后七年间事。至明年七月,高后崩,吕产、吕禄将南北禁军,欲为乱,赖丞相陈平、太尉周勃及朱虚侯刘章等,以计戡平之。初,太尉周勃虽矫节驰入北军,然以宿卫兵本二吕所将,未敢遽信其可用,乃先下令军中,以觇军心。曰为吕氏右袒,为刘氏者左袒,军皆左袒,周勃始坦然将北军,遂得与朱虚并力诛灭诸吕,复安刘氏。此剧即演朱虚侯入宫监酒故事,且联合诛灭诸吕之一役而带演之。开场自高后大封吕氏为王始,终剧演至平定产、禄之乱为止。

注释

脚本于收束处不甚明了,然京剧中打架之戏,其煞尾往往如是。惟剧情与书载事实,有不同者数处:入宫监酒斩吕氏亡酒者,系出自朱虚忠愤之本意,且事亦会逢其适耳,剧中则谓为王陵所激怒,朱虚在被动之地位,不免将朱虚看低,不同一。吕产、吕禄谋乱时,高后已崩,剧中谓为乘此机会,已取刘氏天下,未免将二事团得太紧,牵连处太着迹,以下太后虽未出场,然再逼太后禅位一语,明明言太后尚在也,况如是则朱虚反为吕氏谋乱之祸种乱阶,功罪适绝对相反,不同二。此时王陵已无权,已迁去左丞相之职,灌婴又为吕产、吕禄所遣,将兵击齐,方远屯荥阳,二人均未预谋,剧中尚处处以王陵为领袖,且灌婴亦在内,不同三。此皆编剧者不学无术之弊,非今之过也。
是剧为小生重头戏,能演者不多见,朱素云曾与贵俊卿合演,神情周到,唱做皆恰到好处,二人又功力悉敌,可称合璧。昔年北京春台部陆小芬,颇以此剧擅名。

京剧《监酒令》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文堂引吕禄、吕产同上。)
吕禄(念)沛县英雄胆气豪,攀龙附凤随萧、曹。 

吕产(念)萧、曹去后张良老,欲夺山河作汉高。

吕禄、
吕产(同白)本藩——

吕禄(白)吕禄。

吕产(白)吕产。

吕禄(白)闲弟,你我叨蒙祖德天恩,所以父亲将妹,配与刘汉,灭秦破楚,一统山河,同享富贵。如今高皇已逝,妹子称为太后,虽然封我弟兄为王,只恐刘氏宗族,与满朝文武不服,如何是好?

吕产(白)这有何难,且待太后临朝,你我再奏一本。言道昔日周武王坐镇天下,封同姓为诸侯,高祖登宝封刘氏为王。如今太后一统社稷,理应大封吕氏宗族为王,以固根本,而重宗亲,免至谗臣陷害,只要太后封了吕氏宗族,那时势大权重,谁敢藐视。

吕禄(白)贤弟所言,正合我意,但等太后临朝,一同启奏。

香烟渺渺,谅太后升殿来也。

吕禄、
吕产(同白)请。

(吕禄、吕产自两边分下。四太监、四宫女引吕后同上。)
吕后(引子)佐列兴汉,定天下,国治民安。

(吕禄、吕产同上。)
吕禄、
吕产(同白)臣等见驾,愿太后千岁!

吕后(白)平身。

吕禄、
吕产(同白)千千岁!

吕后(念)鸣凤丹阳百鸟惊,山河一统享太平。可知威武不知怯,还归女娲治乾坤。

(白)孤乃高皇帝正宫吕后是也。汉皇晏驾,惠帝无嗣,故而哀家垂帘听政,以安社稷。幸而群臣拱服,诸侯畏惧,正是:

(念)女娲补天手,权作没朝人。

吕禄(白)臣启千岁:方今诸侯逞强,国政衰弱,吕氏宗族,俱是贫寒,伏乞太后,大封吕氏宗族为王,以壮宗谱,而固根本,愿太后察之。

吕后(白)正合我意,归班候旨。

吕禄(白)谢千岁。

吕后(白)内侍,看文房四宝伺候。

(〖牌子〗。)
吕后(白)旨意一道,命二卿即往大封同姓宗族,明日齐赴未央宫饮宴。

吕禄、
吕产(同白)领旨。请驾回宫。

(〖尾声〗。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陈平、周勃、王陵、灌婴同上。)
王陵(念)破秦灭楚定咸阳,

陈平(念)入关约法只三章。

周勃(念)为因四海称仁德,

灌婴(念)山河所以属汉王。

王陵、
陈平、
周勃、
灌婴(同白)某——

王陵(白)左丞相王陵。

陈平(白)右丞相陈平。

周勃(白)太尉周勃。

灌婴(白)绛侯灌婴。

王陵、
陈平、
周勃、
灌婴(同白)请了。

王陵(白)列公,吾等自从高皇破秦灭楚,九载而成帝业,如今高皇晏驾,太后摄政,吕氏弟兄专权乱政,你我虽在朝纲,难以调遣,如何是好?

陈平、
周勃、
灌婴(同白)惟以丹心竭力,以听天命。

(张苍上。)
张苍(念)丹诏封诸吕,赤心报众臣。

(白)启禀列位大人:适才太后有旨,命吕禄、吕产,前去大封吕氏宗族为王,明日齐赴未央宫,群臣大宴,故而特来通报。

王陵(白)哎呀,竟有这等事。尔且再至内廷,探听明白,不可迟延。

张苍(白)是。

(念)如今若袖手,顷刻祸必生。

(张苍下。)
王陵(白)列位大人,当初高皇帝立有约章,非刘氏宗族,不可封王。如今吕太后焉能负约,紊乱朝纲,列位如何裁处?

陈平(白)此时吕后旨意既出,就是你我陈奏,也是无益,只恐反受其祸,不如听其所行,然后再作主意。

周勃、
灌婴(同白)事已如此,只可缓而图之。

王陵(白)诸君怎不记高皇临危托付之言,岂有一旦忘却也!

(二黄摇板)汉高皇神威武天下平定,

你我是开国臣俱有深恩。

临危时托大事咸承领命,

若坐视千载功反落骂名。

周勃、
灌婴(同白)丞相所论极是,吾等佩服。若保社稷安宁,必须刘氏宗族为王,方保无虞。

王陵(白)此论极是,如今国家安宁之际,需要早定良谋,方为无虑。

陈平(白)如今齐悼惠王之子,朱虚侯刘章,乃是高皇帝之嫡孙。现在统领禁军,年轻气壮,甚得太后之意。此人外貌诚直,内怀忠义。若得此人剿除诸吕,何虑社稷不安耶!

王陵(白)吓。刘章乃是吕后之爱侄,岂能除得诸吕耶?

陈平(白)嘿嘿,有何难哉。只待今晚,他来巡查宫禁,你只须前去将些言语,挑动于他,他乃是个年轻气刚之人,必然发怒,怒则必杀诸吕矣。

王陵(白)此计甚好,带我今晚就去会那朱虚侯便了。

(二黄摇板)炎汉家锦山河高皇苦争,

恨吕后封诸吕欺压大臣。

今夜晚须同心挑唆要紧,

王陵、
陈平、
周勃、
灌婴(同白)请。

王陵(二黄摇板)平诸吕兴炎汉就在此成。

(王陵、陈平、周勃、灌婴同下。)
【第三场】
(吕孝、吕悌、吕忠、吕信、吕礼、吕义、吕廉、吕耻同上。)
吕孝、
吕悌(同点绛唇)当初贩盐,

吕忠、
吕信(同点绛唇)俱能种田,

吕礼、
吕义(同点绛唇)总不闲,

吕廉、
吕耻(同点绛唇)还是没钱,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点绛唇)今日见青天。

吕孝(白)吕孝。

吕悌(白)吕悌。

吕忠(白)吕忠。

吕信(白)吕信。

吕礼(白)吕礼。

吕义(白)吕义。

吕廉(白)吕廉。

吕耻(白)吕耻。

吕孝(白)列位兄弟。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大哥。

吕孝(白)吾等叨在太后洪福之下,都姓了吕,又有官衔,真乃是个皇亲国戚,哈哈哈,好不热闹吓。

吕耻(白)什么皇亲国戚,穷得我连裤子都没有,头上草帽,脚上草鞋,真是个笑话。

吕孝(白)你不要着急,古语说得好,天子门下也有草鞋亲。

吕耻(白)哈哈哈,君子亦有穷乎?

(庄丁上。)
庄丁(白)启各位爷:太后有旨前来,旌封吕氏宗族为王侯,大王爷、二王爷捧旨前来,即刻到庄,快快收拾接旨。

(庄丁下。)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哎呀,我们都要预备朝衣朝帽。

吕孝(白)且候接了圣旨,再办不迟。

吕禄(内白)圣旨下。

(〖吹打〗。四文堂引吕禄、吕产同上。)
吕禄(白)圣旨下,跪。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万岁!

吕禄(白)听宣读。诏曰:敦宜宗族,古之皆然。周封同姓,汉封宗亲。朕叨天恩摄政,伏望宗亲以为根本。今旌吕禄为赵王,吕产为魏王,吕孝为越王,吕悌为鲁王,吕忠为晋王,吕信为秦王,吕礼吕义吕廉吕耻,俱封列侯。余者宗族,查出再加升赏,齐赴未央宫饮宴。钦哉谢恩。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万万岁!

吕禄(白)请过圣旨。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香案供奉。

吕禄(白)哈哈哈,不想我吕氏之宗族,如此荣耀。实为万幸也。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皆托祖先之根基,全靠皇叔之洪福。

吕禄(白)太后命尔等,明日黎明,齐赴未央宫,大宴群臣,俱要前去谢恩。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遵命。

吕耻(白)启王叔:我倒是没钱买靴帽,先借钱十吊,与侄儿使用使用,等我颁了俸银,本利奉还。

吕禄、
吕产(同白)哈哈哈,你们都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起初更鼓〗。)
刘章(内二黄导板)微风起露沾衣钟鼓漏响,

(四家将掌灯引刘章同上。)
刘章(二黄慢板)带斜月望景星巡查宫墙。

站立在金水桥举目观望,

但只见紫雾腾旋绕建章。

这龙廷与凤阁俱是一样,

但不见昔高皇创业景象。

到如今辅社稷谁是良将,

不由人心悲切泪洒千行。

(念)年少男儿志不同,当知子孝与臣忠。古今多少英雄辈,腾飞九霄万丈红。

(白)本爵朱虚侯刘章,乃是汉室宗亲,国家柱石。惠帝晏驾,如今吕后摄政,命俺统领禁军,宿卫宫廷。咳,像近日吕氏弟兄,专权乱政,只恐炎汉,要有国虑家忧之祸了。咳,思想至此,好不伤感人也。

(〖起二更鼓〗。)
刘章(西皮慢板)忧国家只觉得神魂飘荡,

细想起又添了无限愁肠。

高皇帝三尺剑起义芒砀,

泗上亭斩白蛇威名显扬。

用张臣与韩信登台拜将,

炎汉兴秦楚灭羽刎乌江。

锦山河归一统不能安享,

只落得星月冷空照未央。

(灌婴、周勃、陈平、王陵同上。)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勃(同西皮摇板)恨吕后将社稷暗地妄想,

特地来与刘章背地参详。

刘章(白)住了。夜已三鼓,列公齐聚宫门,所为何事?

王陵(白)明晨未央宫中,大宴吕氏宗亲,此时君侯可曾知否?

刘章(白)哦。明日未央宫中,大宴吕氏宗族,也是闻之久矣了。

王陵(白)君侯,天下乃是高皇之天下,昔日曾有遗言,非刘氏宗族,不可为王。如今吕后,大封吕氏宗族。君侯,你想意欲何为?

刘章(白)唔唔唔……

王陵(白)故而吾等不避斧钺,黑夜特来与君侯斟酌。

刘章(白)列公岂不知天下安宰相调和,天下危将士效命。如今只须列公将士和睦,也就是了。

王陵(白)君侯之言极是,虽是吾等将相调和。无奈吕禄等掌握兵权,但恐有变,君侯若不早图,炎汉社稷,不日归于吕氏也。

刘章(白)呀。事在怆悴,列公有何良谋?

陈平(白)如今别无计较,只恐君侯惧怯吕禄、吕产,我等只得俯首归命,听其篡夺;如若不惧吕氏宗族,吾等岂不倾心皇事。望君侯察之,吾等好做准备。

刘章(白)唔唔唔……吕禄乃是俺的岳父,那吕产亦是刘氏之至亲,俺有何惧哉?

陈平(白)如此说来,汉室江山,还是断送在姓刘之手,并非吕氏谋夺。

刘章(白)此话怎讲?

陈平(白)高皇乃吕家女婿,君侯亦是吕家的女婿。那时高皇登宝,吕禄等不敢藐视,如今君侯统领禁军,吕产就意欲篡夺,那吕禄、吕产,不张君侯之势,他怎敢起这叛逆之意?君侯何故忘亲背本,遗害天下,只恐这篡字是跑不掉的了。

刘章(白)吓。列公俱是汉室开国之臣,何出此言,将这臭名卸在我身上吓?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君侯现掌禁军,吾等空怀忠义,如今君侯坐视不救,咳,真乃刘氏之罪人也!

刘章(白)依列公论之,何计安哉?

陈平(白)这有何难?明日未央宫,太后大宴吕氏宗族,君侯只需闯席而入,请为监酒令官,找那狂妄喧哗之人,立即斩之,使那吕氏胆寒,方知刘氏之厉害,不敢藐视国家矣。但不知君侯敢是不敢?

刘章(白)有何不敢。你看天色已明,列公可在午门候信便了。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吾等披甲接应君侯。

刘章(白)请。

(西皮摇板)炎汉家与吕氏如同鹬蚌,

岂惧那权奸辈有俺刘章。

请列公在午门潜躲宫墙,

显忠勇我定要扫灭强梁。

(刘章下。)
王陵(白)哈哈哈,幸得丞相,将言语激动,朱虚侯此番进宫,必有所为,你我速速传齐禁军,早作准备。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请。

王陵(西皮摇板)即须要传禁军速扎营帐,

灌婴、
周勃、
陈平(同西皮摇板)午门外去埋伏休要声张。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四宫女引吕后同上。)
吕后(西皮慢板)自沛县随先帝风云相应,

这几载成帝业灭楚诛秦。

未央宫弑彭越斩了韩信,

锦山河归一统天下太平。

高皇帝晏了驾龙归海境,

叹惠帝却无嗣险失国政。

我今日摄大位垂帘听政,

幸喜得年丰盈千戈平宁。

荣祖先自然要大封吕姓,

好保我坐中华威震乾坤。

看起来吕与刘大局已定,

何惧那蠢周勃、陈平、王陵。

(吕禄、吕产同上。)
吕禄(西皮摇板)封王侯事已毕进宫覆命,

吕产(西皮摇板)未央宫设御宴款待王亲。

吕禄、
吕产(同白)启太后:奉旨大封吕氏宗族,俱在宫门候旨。

吕后(白)宣宗亲进宫。

吕禄(白)太后有旨,宣吕氏宗族进宫。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内同白)领旨。

(吕孝、吕悌、吕忠、吕信、吕礼、吕义、吕廉、吕耻同上。)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西皮摇板)好一个美锦人花上添锦,

俺吕姓俱都是治国能人。

(同白)臣等见驾,愿太后千岁!

吕后(白)平身。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千千岁。

吕后(白)昔日高皇,大封刘氏宗族。我今摄政,亦封吕氏子侄为王。尔等需要忠心竭力,不负我意。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那个自然。

吕后(白)赐宴。

吕禄、
吕产(同白)领旨。

(〖吹打〗。)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臣等谢宴!

吕后(白)众卿平身。饮宴。

(吕孝、吕悌、吕忠、吕信、吕礼、吕义、吕廉、吕耻同入席。)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臣等谨领御宴,请。

(〖牌子〗。刘章上。)
刘章(西皮快板)穿蟒袍戴金冠威风凛凛,

俺本是汉宗枝天赐麒麟。

今欲要除假意勤殷,

臣刘章特地来叩贺皇亲。

(白)臣朱虚侯刘占见驾,愿太后千岁!

吕后(白)平身。

刘章(白)千千岁!

吕后(白)朱虚侯进宫何事?

刘章(白)闻得太后大宴宗亲,特来把盏。

吕后(白)何言“把盏”二字,今日会合宗亲,乃是家宴,卿亦当入席同酌。

刘章(白)既是宗亲同乐,理当尽醉方休。

吕后(白)是吓。理当尽醉方休。

刘章(白)臣乃将才,不明诗云子曰,只会军令,不会酒令,如今须要军令当作酒令,方无捱杯之人,不知太后圣意如何?

吕后(白)说得极是,就将军令当作酒令,如此礼法森严,坐席不乱,方可无人逃席,而能畅饮。

刘章(白)领旨。

吕后(白)刘章。

刘章(白)有。

吕后(白)这不过宗亲同乐之喜,你作监酒令官,需要谨慎,不可胡乱行事。

刘章(白)领旨!

(西皮摇板)朱虚侯今做了饮酒监令,

未央宫俱已是王侯宗亲。

向席前施一礼列公俱请,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请。

刘章(西皮摇板)今日里当尽量同乐太平。

(白)列位王侯。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君侯。

刘章(白)今日太后大宴宗亲,公私同乐,俺乃奉旨作为监酒令官,有一言奉告。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
吕耻(同白)领教。

刘章(白)一要规矩,不许啰唣;二要尽醉,不许捱杯;三要,不准逃席。若有违犯,休怪我监酒令官无情也。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
吕廉(同白)我等遵命。

吕耻(白)他是个什么东西,在酒席宴前胡言乱语,喝酒乃是取乐。这小子是谁吓?

吕禄(白)他是朱虚侯刘章,奉旨监酒令官,你且忍耐些吧。

吕耻(白)哎,岂有此理,哪有这些讲究,我去问问他,我喝醉了,要去走动走动。

刘章(白)哪里去?

吕耻(白)喝不来黄酒,肚内要告便。

刘章(白)令官在此,不准逃席。

吕耻(白)咦,这不是奇事?喝酒要什么令官,闪开了,让我出去。

刘章(白)且慢,你不知酒令严如军令。

吕耻(白)你可知道屎急胜如官急?闪开,让我出去拉屎。

刘章(白)我劝你不要逃席的好。

吕耻(白)我就逃席,你便把我怎样?

刘章(白)住了!

(西皮摇板)俺奉旨监酒令严如军令,

你这等无能辈何敢乱行?

出三尺龙泉剑斩儿性命,

青锋起管叫你顷刻尸横。

(刘章杀吕耻,杀吕廉。)
刘章(西皮摇板)斩逃席向太后驾前覆命,

吕禄、
吕产(同白)呀!

(同西皮摇板)监令官有何能擅杀王亲。

吕后(西皮摇板)监酒令无非是席前高兴,

却因何斩王亲显尔才能?

(白)监酒令官,无非纠查杯觞而已,岂可斩杀。若不念在先帝之恩,理当诛戮,快快出宫去罢!

刘章(白)谢太后。

(西皮摇板)谢过了太后恩出离宫廷,

今日里显豪杰大展才能。

从今后观吕氏定然谨慎,

想谋朝欲篡位只恐不能。

(刘章下。)
吕禄、
吕产(同西皮摇板)小刘章太欺人令人可恨,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西皮摇板)望太后速报仇早除祸根。

吕禄、
吕产(同白)启太后:如今刘章擅杀王亲,欺压吕侄,太后何不将它治罪?

吕后(白)刘章虽是胆大妄为,无奈我已许他军令以当酒令,况他乃是高皇嫡侄孙,素习痛爱,乃是年幼冒昧,待明日贬其官职便了,众卿改日庆贺。退班。

(西皮摇板)宴宗亲只落得一场扫兴,

回宫去暂安息再作调停。

(四太监、四宫女、吕后同下。)
吕禄、
吕产(同白)可恼吓,可恼!

吕禄(同西皮摇板)似这等欺侮俺令人难忍,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西皮摇板)须速要计议好报仇之兵。

吕禄(白)众位子侄。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白)王叔。

吕禄(白)想太后懦弱无断,你我何不趁此机会,剿灭刘氏,以取天下。尔等意下如何?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白)好便好,只恐满朝文武。

吕禄(白)有何惧哉。想那王陵陈平,虽然智勇,无有兵权,也是枉然。周勃虽为太尉,禁军乃是我之心腹,何惧之有!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白)既然如此,速速吩咐家将禁军,杀出朝堂,先拿刘章、王陵,然后再逼太后禅位于王叔。

吕禄(白)但是尔等需要努力而行之。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白)遵命!

吕禄(西皮摇板)自古道成与败皆由天命,

看将来汉当灭吕氏当兴。

趁此时杀朝臣夺取玺印,

吕孝、
吕悌、
吕忠、
吕信、
吕礼、
吕义(同西皮摇板)有我等何惧他百万雄兵。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引灌婴、周勃、陈平、王陵同上。)
王陵(西皮摇板)传齐了御林军扎营候信,

披铠甲持戈矛躲立午门。

(白)列位,

灌婴、
周勃、
陈平(同白)丞相。

王陵(白)朱虚侯进宫,未知吉凶,你我虽是披甲提防,须要小心在意。

灌婴、
周勃、
陈平(同白)丞相言之极是。

刘章(内白)走吓。

(刘章上。)
刘章(西皮摇板)斩诸吕这乃是行险侥幸,

向午门说与那诸位大人。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君侯出宫来了。

刘章(白)列位大人,太后命我做了监酒令官,军令作为酒令,钦赐宝剑。内中有二人逃席,被俺挥剑斩之。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哦。斩了二人。

刘章(白)正是。

灌婴、
周勃、
陈平、
王陵(同白)斩得好是好,只恐激变生祸,这便怎么处?

刘章(白)事已至此,列公有何妙计?

陈平(白)如今已是骑虎之势,不杀吕禄、吕产,不但诸君身家不保,而且汉室社稷难安。

刘章(白)欲杀诸吕不难,只恐禁军不服。

周勃(白)如此君侯且传一令,领禁军齐到,待某试探试探,见机而行便了。

刘章(白)好,言之极是。

呔,禁军听着,太尉周勃等在此,传尔等训话!

(四禁军、四将官自两边分上。)
四禁军、
四将官(同白)吾等参见。

周勃(白)站立两旁。众将听着。

(四禁军、四将官同允。)
周勃(白)垓下诸吕,与朱虚侯不睦,欲动干戈。尔等服刘氏者左站,服吕氏者右站,本尉自有调度,以免尔等有关性命之忧。

刘章(白)众将官,当初高皇帝创立社稷,恩养士卒,莫大之恩。今日谁敢右站!

四禁军、
四将官(同白)我等受先帝莫大之恩,俱是左站,并无一人右站也!

刘章(白)哈哈哈,此乃是先帝在天之灵验也!

(报子上。)
报子(白)启君侯:大事不好。

刘章(白)何事惊慌?

报子(白)今有吕禄、吕产叛逆,同令吕氏宗族子侄等辈,杀上来也。请令定夺。

刘章(白)再探。

报子(白)得令。

(报子下。)
刘章(白)如今吕禄、吕产,带领吕氏宗族,不念高皇戚谊之恩,意欲谋篡汉室社稷,岂能容他。

呔,众将官!尔等需要个个奋勇当先,齐心杀灭反贼,太尉与俺擒来!

周勃(白)遵命。

众将官,一齐迎上前去!

(四禁军、四将官同允。众人同下。)
【第七场】
(〖急急风〗。吕禄、吕产、吕孝、吕悌、吕忠、吕信、吕礼、吕义同上,过场,同下。周勃、四禁军、四将官、吕禄、吕产、吕孝、吕悌、吕忠、吕信、吕礼、吕义自两边分上。会阵。打下。周勃、四禁军、四将官自两边分上,。〖尾声〗。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