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背楼》剧本唱词

京剧《背楼》剧本唱词

角色

窦太真:老旦
李渊:老生
李世民:小生

剧情

窦后思念李世民,日久,抑郁成病,死于望儿楼上。李渊命长子李建成、三子李元吉背窦后尸下楼,均未背动。适李世民回朝,背尸下楼。

注释

与《望儿楼》情节相连,故事比较简单,在表演艺术上着重唱工。

京剧《背楼》剧本唱词

【第一场】
(袁天罡、李淳风同上。)
袁天罡(念)袖内乾坤大, 

李淳风(念)天机定不差。

袁天罡(白)山人袁天罡。

李淳风(白)山人李淳风。

袁天罡(白)请了!

李淳风(白)请了!

袁天罡(白)今当昭阳国太归位之期,本应上殿面奏;怎奈天机不可泄露。你我且在朝班候旨。看,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引子)龙门展放,众文武,辅保孤王。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李渊(白)平身。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万万岁!

李渊(念)太阳一出照九州,孤王有道坐龙楼。九重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白)孤王大唐天子,李渊在位。只因昭阳窦梓童,思想皇儿,染病在床,孤放心不下。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启奏万岁:国太染病,主公必须去到楼台看望才是。

李渊(白)先生言得极是。二位先生暂归朝房候旨。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领旨。

袁天罡(念)袖内机关事,

李淳风(念)不敢泄真情。

(袁天罡、李淳风同下。)
李渊(白)内侍臣带路!

(唱)想当年孤也曾带兵出阵,

数十年得胜回扫尽烟尘。

回朝来见昏王所为不正,

孤一怒打昏王起下祸根。

多亏了秦恩公将孤保定,

到后来为王我驾坐龙廷。

可恨那洛阳贼兴兵犯境,

世民儿领人马把贼来平。

窦梓童思皇儿身染重病,

因此上为王我不得安宁。

教内臣你与孤忙把路引,

去到那楼台上细问分明。

(李渊、大太监、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四云童、二小鬼、城隍、土地同上。)
城隍(念)奉了玉帝旨,

土地(念)迎接窦太真。

城隍(白)请了!

土地(白)请了!

城隍(白)你我奉了玉帝敕旨,迎接窦太真归位,就此前往!

土地(白)请!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窦太真(内白)搀扶了!

二宫女(内同白)是。

(二宫女扶窦太真同上。)
窦太真(唱)想皇儿不由人泪珠滚滚,

倒叫我年迈人好不伤情。

世民儿在金殿挂了帅印,

众文武保皇儿洛阳出征。

实指望此一去旗开得胜,

又谁知有数年未见回程。

想姣儿把我的心血用尽,

思皇儿昼夜里何曾安宁。

叫宫娥搀扶我黄罗帐进,

但不知何日里才见儿身!

(四太监、大太监引李渊同上。)
李渊(唱)内侍臣忙带路望儿楼进,

(李渊上楼。)
李渊(唱)叫御妻快醒来王有话云。

窦太真(唱)耳边厢只听得有人唤定,

(白)哎呀!

(唱)却原来是万岁来到楼厅。

我本当下床榻实难扎挣!

李渊(唱)劝梓童放宽心免去愁容。

(白)御妻你的病体怎么样了?

窦太真(白)哎,万岁呀!

(唱)自那日朝驾归身染重病,

三更时梦皇儿回转宫廷。

想起了陈后主不理朝政,

把一座锦江山付与他人。

杨广贼贪酒色为君不正,

逼反了满朝中文武群臣。

到后来那昏王丧了性命,

众皇儿保主公驾坐龙廷。

只恨那洛阳贼打来战本,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乾坤。

世民儿奉圣旨兵将带定,

到如今已数载未回宫廷。

有建成与元吉不能孝顺,

怎比那世民儿一片孝心。

到如今妾妃我心中不定,

但不知我皇儿何日回程?

万岁爷啊!

李渊(唱)劝御妻休把那皇儿思念,

听为王把此事细说根源:

若是那世民儿把朝回转,

将江山国家事付他承担。

窦太真(唱)谢罢了万岁爷的龙恩典,

不由我窦太真心内痛酸。

我本当下位去实难动转,

(城隍、土地自两边暗分上。)
窦太真(白)哎呀!

(唱)我心中好似万刀穿。

(白)来了!

(唱)又只见城隍在面前站,

那、那、那、那土地笑盈盈站立一边。

一霎时腹内痛心血上翻,

(窦太真三唔噜。)
窦太真(唱)无常到万事休命丧黄泉。

(窦太真死。)
李渊(白)哎呀,御妻呀!

(唱)一见梓童命丧了,

不由孤王心内焦。

内侍与孤传旨诏,

宣上先生问根苗。

大太监(白)万岁有旨:宣先生进宫。

袁天罡、
李淳风(内同白)领旨。

(袁天罡、李淳风同上。)
袁天罡(唱)听说万岁圣旨宣,

李淳风(唱)想是国太归了天。

(袁天罡、李淳风同上楼。)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臣等见驾!

李渊(白)哎呀先生,国太归天去了!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臣等早已算就,不敢泄漏。

李渊(白)原来如此。先生,国太死在楼上,如何是好?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国太凤体,必须亲人方能背下楼去。

李渊(白)内侍臣宣你二位千岁上楼!

大太监(白)万岁有旨:宣二位千岁上楼!

李建成、
李元吉(内同白)领旨。

(李建成、李元吉同上。)
李建成(唱)听说父王把旨传,

李元吉(唱)上得楼来问根源。

李建成、
李元吉(同白)参见父王!

李渊(白)哎呀皇儿,你、你、你母后死了哇!

李建成、
李元吉(同白)哎呀母后呀!

李建成(唱)一见母后丧了命,

李元吉(唱)怎不教儿痛在心。

李渊(白)你二人不必啼哭。适才二位先生奏道,你母后的凤体,必须亲人方能背下楼去。

李建成(白)启父王:儿建成将我母背下楼去。

李渊(白)好,皇儿背去!

李建成(白)母后,儿臣背你老人家来了。

(城隍指使土地打李建成。)
李建成(白)哎呦!哎呦!

李元吉(白)你是怎么啦?

李建成(白)这也不知是哪个坏种打我!

李渊(白)二皇儿你去背来!

李元吉(白)得啦,母后嫌你,她爱我疼我。你看我一背就下去。

李建成(白)看你的!

李元吉(白)儿臣背你老人家来了。

(城隍指使土地打李建成。城隍、土地同下。)
李元吉(白)哎呀!哎呀!

李建成(白)你怎么啦?

李元吉(白)又是哪个坏种打来着!

李建成(白)得了!

李渊(白)你二人闪开了!

啊先生,二位千岁不能背下楼去如何是好?

袁天罡、
李淳风(同白)万岁不必着急,少时自有亲人来到。

李世民(内白)走哇!

(二旗牌、李世民同上。二旗牌同下。)
李世民(念)奉了军师令,回朝面圣君。

(李世民上楼。)
李世民(白)儿臣见驾,父王万岁!

李渊(白)儿是世民?

李世民(白)儿是世民!

李渊(白)你回来了?

李世民(白)儿回来了。

李渊(白)儿呀,你、你、你母后死了哇!

李世民(白)现在哪里?

李渊(白)你来看!

李世(白)民哎呀,母后呀!

(李世民跪步。)
李世民(唱)一见母后命丧了,

不由孩儿心内焦。

哭一声母后将儿抛了,

(哭头)母后呀!

(唱)们相逢在阴曹。

李渊(白)皇儿不必啼哭,将你母后背下楼去,停在白虎殿内,文武百官穿孝百日;孝满之期,孤将江山付与皇儿执掌就是。

李世民(白)启父王:儿臣将我母后背下楼去,父王再来传旨。

李渊(白)皇儿讲得有理。将你母后背下楼去罢!

李世民(白)领旨!

哎呀,母后!孩儿世民背你老人家来了,啊、啊、啊……

(哭头)啊啊啊!儿的娘啊!

(李世民哭。李世民背窦太真同下。众人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