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马陵道六本剧本唱词

京剧《马陵道》【六本】剧本唱词

角色

孙膑:老生
庞涓:净
魏阳公主:旦
袁达:净

剧情

庞涓兵至燕国,孙膑不救燕,发兵直捣魏国腹地,围其京城宜梁。庞涓闻讯,怆惶退军回国,以解京城之围。路过赵国百翎关,赵将廉刚挡道,为庞涓所杀。孙操乘夜劫营,魏兵大败,庞涓走投无路。鬼谷门徒萧古达泛舟抚琴,庞涓闻琴音呼救,萧古达载之逃走,并以定咽七箭书相赠,庞涓乃逃归宜梁。韩国王妃魏阳公主为魏惠王之妹,闻魏王被困,先遣司马安前往探听虚实,并亲自领兵相救。司马安拜见庞涓,庞涓见其貌与己相似,杀之,命兵士将其头掷于城外,言庞涓兵败,已被魏王杀死。孙膑信以为真,乃退兵。后知庞涓未死,将乘夜劫营,乃设伏以待之。庞涓果劫营,又大败。魏阳公主领兵赶到,与袁达交战,被擒。孙膑以君臣之礼待之,释回魏营。公主见魏王,晓以利害。魏王不听,魏阳公主乃自刎而死。庞涓奏明魏王,用定咽七箭书魇魔之术,箭射草人,欲置孙膑于死地。数日后,孙膑忽得重病,昏迷不醒,左眼遽疼,瞳人破裂。

京剧《马陵道》【六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龙套、田忌、孙膑同上。)
孙膑(念)纷纷甲士欢声涌, 

田忌(念)个个英烈侠风洪。

(白)先生,令兄此来,言道令尊受敌,宜早发人马解救,迟恐燕邦有失,落于人手。

孙膑(白)千岁不知,我父久经大敌,无何妨碍,此时难救燕邦生灵涂炭。现在宜梁空虚,刻下兴兵攻打宜梁,魏王必败,庞涓必然回救。那时蹂躏魏国地方,不致伤残燕国百姓。

田忌(白)先生妙算如神,就请传令兴兵。

孙膑(白)众将官,兵发魏邦!

四龙套(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兵丁推粮车引田文同上。)
田文(白)某,孟尝君田文。孙先生领兵伐魏,奉大王旨意,押运粮草,宜梁效用。

军士们!

四兵丁(同白)有!

田文(白)就此催趲前行!

四兵丁(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朱亥上。)
朱亥(白)下官,朱亥。方才下朝回来,闻说孙先生围困宜梁,且到敌楼看个明白。

(四龙套、田忌、孙膑同上。)
孙膑(白)朱大夫请了!

朱亥(白)孙先生双足痊愈,少来奉贺。

孙膑(白)前在贵府,厚扰大夫。

朱亥(白)今日兵临城下,可是取降文么?

孙膑(白)非也。吾与庞涓有刖足之仇,只要庞涓亲自临阵,我便退也!

朱亥(白)如此,先生人马暂退一箭之地,待我奏明天子,召庞涓回国与先生分个雌雄。

孙膑(白)众将暂退一箭之地!

(四龙套、孙膑、田忌同下。)
朱亥(白)先生真神人也!

(朱亥下城,走圆场。)
朱亥(白)臣,朱亥见驾。吾主千岁!

魏惠王(内白)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朱亥(白)庞涓请旨伐齐,不伐齐邦,指齐挟赵伐燕,惹起四路刀兵。刻下孙膑围困宜梁,水泄不通。容臣启奏!

(〖牌子〗。)
魏惠王(内白)爱卿奏道:庞涓欺君误国。即着下大夫徐甲,速取庞涓回国,对敌孙膑,不可迟误!

朱亥(白)领旨!

(朱亥下。)
【第四场】
(四喽兵、袁达同上。)
袁达(白)俺,袁达,奉元帅将令,在黑峰山为寇,探听各路消息。

众喽兵,就此下山!

四喽兵(同白)啊!

(众人同走圆场。徐甲上。)
袁达(白)呔!哪里来的?留下买路金银,放尔过去!

徐甲(白)俺非经商,乃下大夫徐甲,奉旨去往燕邦,召庞涓回朝对敌孙膑,贼寇休得拦阻!

袁达(白)俺放你过去,叫庞涓囚囊的早早回来受死!

徐甲(白)哼!

(徐甲下。)
四喽兵(同白)启大王:山寨无粮!

袁达(白)山前是什么地方?山后是哪里所管?

四喽兵(同白)山前是魏国地界,山后是赵国地界。

袁达(白)只抢山前,莫抢山后!

四喽兵(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五场】
(侯婴、庞涓同上。)
庞涓(念)燕赵无名将,指日献降文。

(徐甲上。)
徐甲(白)圣旨下!

庞涓(白)容臣开读!

(〖牌子〗。)
庞涓(白)哎呀,孙膑围困宜梁,攻打甚急。

先行传令,就此拔寨回国!

侯婴(白)得令!

(侯婴下。)
徐甲(白)原走赵国,唯恐百翎关不能过去。

庞涓(白)若不走旧路,天下诸侯笑俺无能。闯关而过!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上手、孙龙、孙虎、孙操同上。报子上。)
报子(白)庞涓拔寨回国!

孙操(白)再探!

报子(白)啊!

(报子下。)
孙操(白)庞涓拔寨,中我之计也。

孙龙、孙虎,吩咐卷旗息鼓,随后追赶,便处即可劫营!

孙龙、
孙虎(同白)得令!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有!

孙龙、
孙虎(同白)马去銮铃,卷旗息鼓,随后追赶,不得违误!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廉刚上。)
廉刚(白)俺,廉刚。我父廉颇,镇守百翎关,可恨庞涓挟赵伐燕,欺我太甚,为此带领三千校刀手,擒拿庞涓。就此迎上前去!

(廉刚走圆场。四龙套、四大铠、侯婴、徐甲、庞涓同上,同会阵。)
廉刚(白)来的庞涓,滚鞍受缚,免汝一死!

庞涓(白)请问将军高姓尊名?

廉刚(白)我父廉颇,俺百翎守将廉刚!

庞涓(白)前蒙将军献关伐燕,如今宜梁受敌,还求将军念邻国之交,借关而过。求全宜梁,自当重谢。

廉刚(白)与俺对刀,胜得过俺,关门自献。

庞涓(白)人马摆开!

(庞涓、廉刚同开打。庞涓杀死廉刚。)
四龙套(同白)天色已晚。

庞涓(白)吩咐安营下寨。

徐甲(白)驸马,趁此黑夜,越关而过。廉颇闻他子受害,岂肯甘休?若与赵国作对,唯恐宜梁有失。

庞涓(白)吩咐安营下寨,埋锅造饭,不等四鼓,越关而过!

四龙套(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龙套、四上手、孙龙、孙虎、孙操同上。报子上。)
报子(白)庞涓刀劈廉刚,在百翎关五里下寨,不等四鼓,就要越关而过。

孙操(白)再探!

报子(白)啊!

(报子下。)
孙操(白)孙龙、孙虎,吩咐众军:个个叫喊廉颇劫营,就此杀上前去!

(众人同走小圆场。)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来此已是。

呔!廉颇劫寨!

(众人同下。)
【第九场】
(萧古达上。)
萧古达(念)巫山夜雨弦中起,湘江秋波指下生。白璧黄金虽有价,高山流水少知音。

(白)贫道,萧古达。向在云梦山鬼谷仙师名下学道。因孙、庞失义,那孙膑亵渎天书,还有数日患目之灾。为此带了定咽七箭书,来此新河,渡救庞涓。孙操追迫甚急,奈他命不该死,后来自然七国分尸。远远望见庞涓来也!

(庞涓上。)
庞涓(白)哎呀,廉颇劫寨,追兵甚急。俺一人一骑,怎能抵挡?来此新河口,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想是天绝我也!

(萧古达抚琴。)
庞涓(白)上流来了一叶小舟,一派琴声,定是高人。

喂!是哪位先生在舟?俺庞涓愿求下问!

萧古达(白)听琴的请上舟来!

(庞涓上船,萧古达、庞涓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上手、孙操、孙龙、孙虎同上。)
孙操(白)追到新河渡口,庞涓不见,只有马匹在此。不是投河而死,定是借水而逃。

收回人马!

四龙套、
四上手(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庞涓、萧古达同上。)
庞涓(白)请问先生高姓大名?从哪里而来?

萧古达(白)贫道姓萧,双名古达,向拜云梦山水帘洞鬼谷仙师名下为徒。请问先生高姓尊名?

庞涓(白)某姓庞名涓字道宏,也是鬼谷仙师的门徒。

萧古达(白)虽然同师学艺,先后不等。

庞涓(白)先生是前辈师兄。

箫古达(白)我在扁舟操琴看书,幸遇师兄,也是奇缘。

庞涓(白)请问师兄,看的可是天书?

萧古达(白)非也。我与王敖为天书而失大义,永不习天书也!

庞涓(白)看者何书?

萧古达(白)定咽七箭书。

庞涓(白)弟学道时,先生言道,此乃是魇镇毒法,非寻常可用,师兄看它何益?

萧古达(白)我们修道人,本不该用它,不过暂时醒目。

庞涓(白)求借一观!

萧古达(白)请看。

庞涓(白)师兄借与小弟带到宜梁抄写,异日候师兄驾到宜梁,自当奉还,决不失信!

萧古达(白)这定咽七箭书乃随身之宝,岂可久别!快快还我!

庞涓(白)师兄何不驳个人情?要还此书,万万不能!

萧古达(白)若不还此书,你的性命未必有也!

(萧古达打庞涓下水,萧古达下。)
庞涓(白)哎呀,若不是久练水性,今日一命休也!

(徐甲上。)
徐甲(白)驸马受惊了!

庞涓(白)夜来劫寨,还剩多少人马?

徐甲(白)五万铁骑,不足三千残军。

庞涓(白)廉颇呀廉颇,我定复此仇也!

徐甲(白)启元帅:不是廉颇复仇,乃是孙操劫寨。

庞涓(白)孙操啊!老匹夫!我与你誓不两立也!就此拔寨回国!

(庞涓、徐甲同下。)
【第十二场】
(司马安上。)
司马安(念)人如彪虎,马似蛟龙。剑戟欺雪,整齐军容。

(白)俺,司马安。韩国为臣,官居骁骑司马。我国娘娘闻知孙膑围困宜梁,就要统兵救援。为此,我主先着我来探听虚实。前面已是宜梁,催马进城!

(司马安下。)
【第十三场】
(庞涓上。)
庞涓(念)亢君失国锐,闭门自含羞。

(白)昨日面君,吾主十分动怒,命俺退敌赎罪。齐军攻城叫骂,只要俺亲临一阵,即罢兵回国。那孙膑用兵如神,岂可轻敌?只得免战牌高悬。

(司马安上。)
司马安(念)未呈请安表,先见扶国勋。

(四校尉同暗上。)
司马安(白)有人么?

四校尉(同白)什么人?

司马安(白)相烦通禀,韩国骁骑司马安进表求见!

四校尉(同白)韩国骁骑司马安进表求见!

庞涓(白)着他进来。

四校尉(同白)驸马着你进去。

司马安(白)有劳了!

(司马安进。)
司马安(白)驸马在上,司马安参见。有韩国娘娘奏表在身,不能全礼!

庞涓(白)不在本国,有何启奏?

司马安(白)娘娘闻宜梁受困,就要统兵退敌,特着我来探听虚实。有请安表章,烦驸马转奏魏王。

庞涓(白)请在书房待茶,还有大事相商。

司马安(白)多谢驸马!

(司马安下。)
庞涓(白)请徐大夫进帐叙话!

校尉甲(白)有请徐大夫!

(徐甲上。)
徐甲(白)驸马有何吩咐?

庞涓(白)韩国骁骑司马安与某家相貌无二,暂借他的首级,以为退兵之策。大夫急速修书一封,打发同来的军士回去,不可有误!

徐甲(白)遵命!

(徐甲下。)
庞涓(白)看酒伺候!

(二校尉同摆酒。)
庞涓(白)有请司马将军!

校尉甲(白)是。

有请司马将军!

(司马安上。)
司马安(白)驸马有何吩咐?

庞涓(白)将军远来,多受辛苦。备酒与将军接风!

司马安(白)小将是甚等样人,敢劳驸马这等抬举!

庞涓(白)恕尔无罪。看酒!

(唱)韩娘娘本是我皇妹,

两国联合龙凤威。

看你相貌主大贵,

相助我国莫思归。

司马安(唱)多谢提拔自知愧,

螳螂怎敢望空飞!

三杯两盏昏昏醉,

不知主将谁是谁。

(庞涓杀司马安。)
庞涓(白)传徐甲进帐!

校尉(白)有请徐大夫!

(徐甲上。)
徐甲(白)驸马有何差遣?

庞涓(白)将首级交给孙膑,就说俺欺君误国,失没军马,龙颜大怒,斩首号令,孙膑必然收兵还国。我这里立刻兴兵劫寨,一战成功也!

(庞涓下。徐甲走圆场,上城。)
徐甲(白)城下军士听者,请孙先生答话!

(孙膑上。)
孙膑(白)徐大夫请了!

徐甲(白)请了!

孙膑(白)有何话讲?

徐甲(白)恭喜先生大功勋也!

孙膑(白)未见仇敌,怎说大功勋也?

徐甲(白)庞涓欺君误国,失没军马,我主大怒,斩他首级。庞涓已正国法了!

孙膑(白)哦,有这等事?我却不信!

徐甲(白)先生不信。

众将官,快将驸马首级号令城下!

孙膑(白)徐大夫,我与庞涓只有刖足之仇,今日斩首号令,可见魏王正其败国之罪。本御孙膑不能拜谢,就此收兵还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上手(内同白)有!

孙膑(白)拔寨回国!

四龙套、
四上手(内同白)啊!

(孙膑、徐甲自两边分下。)
【第十四场】
(四龙套、四大铠、侯婴、徐甲、庞涓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五场】
(四龙套、四上手、袁达、李牧、独孤臣、须文龙、须文虎、孙膑、田忌同上。)
孙膑(白)就此安营!

田忌(白)拔寨不足五里,为何下寨?

孙膑(白)方才号令城下,不是庞涓的首级,乃韩国骁骑司马安屈死刀下,今日庞涓必来劫我营寨。

田忌(白)既有此险,先生早做安排。

孙膑(白)千岁请放宽心。

袁达听令:带兵一千埋伏五马坡下,庞涓败走,拦路截杀,抢他的衣甲器械,不得有误!

袁达(白)得令!

(袁达下。)
孙膑(白)须文龙带兵一千,埋伏左寨。信炮一响,奋勇杀出,不可有误!

须文龙(白)得令!

(须文龙下。)
孙膑(白)须文虎带兵一千,埋伏右寨。信炮一响,奋勇杀出。不可有误!

须文虎(白)得令!

(须文虎下。)
孙膑(白)李牧、独孤臣紧守大寨!

李牧、
独孤臣(同白)得令!

孙膑(白)看宴来,我与千岁同饮!

(孙膑、田忌同饮酒。四龙套、四大铠、侯婴、徐甲引庞涓同上。)
四龙套、
四校尉(同白)来此已是。

庞涓(白)冲进营去!

(孙膑、田忌、李牧、独孤臣、四龙套、四上手、庞涓、四龙套、四大铠、侯婴、徐甲同开打。庞涓、四龙套、四大铠、侯婴、徐甲同下,孙膑、田忌、李牧、独孤臣、四龙套、四上手同下。)
【第十六场】
(四女兵引魏阳公主同上。)
魏阳公主(念)金冠凤翅坠红缨,蜀锦花袍映日新。点点鱼鱗金甲灿,弯弯玉带宝装成。

(白)哀家,韩国娘娘魏阳公主是也。韩昭王纳为正宫,享韩国之福。兄王魏惠王错用庞涓为亲信,有误国家大事。目下宜梁被困,为此带领群雄侍女,宜梁取救。

众女兵!

四女兵(同白)有!

魏阳公主(白)直抵魏邦!

四女兵(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上手、袁达同上。)
袁达(白)俺,袁达。魏阳公主兴兵前来,奉了元帅将令,抢报头功。就此迎上前去!

(四上手、袁达上,四女兵、魏阳公主同上,会阵。)
袁达(白)来的女将,通名受死!

魏阳公主(白)哀家韩国娘娘、魏阳公主是也!

袁达(白)既是韩国娘娘,齐军未犯边境,为何兴兵接战?

魏阳公主(白)胞兄魏惠王受汝之敌,哀家特来解救。

袁达(白)列开旗门!

(袁达、魏阳公主同开打。袁达擒魏阳公主,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孙膑上。)
孙膑(念)雕弓紧扣狼牙箭,寒光射月虎牌军。

(袁达上。)
袁达(白)末将交令。

孙膑(白)胜败如何?

袁达(白)擒来魏阳公主。

孙膑(白)绑上来!

(四上手绑魏阳公主同上。)
孙膑(白)松绑!

臣,孙膑见驾。娘娘千岁!恕臣不知娘娘御驾亲征,冒犯天颜,臣该万死!

魏阳公主(白)先生平身。

孙膑(白)谢娘娘千岁!

袁达,你这村夫,擒人不审来历,如此粗鲁,却叫娘娘受惊。

左右,推出斩首!

魏阳公主(白)且慢!先生怎么归罪于他?两国征战,各为其主,正该如此,不要难为于他。

孙膑(白)娘娘金面讨饶,快来叩谢娘娘!

袁达(白)袁达冒犯娘娘,恕臣死罪!

魏阳公主(白)将军受屈了。

孙膑(白)还不下去!

袁达(白)是。

唉!

(袁达下。)
孙膑(白)娘娘为何亲自领兵到此?

魏阳公主(白)我与魏惠王同胞兄妹,因到韩国借兵,岂可坐视其危?

孙膑(白)娘娘不知臣与魏王原无仇怨,只与庞涓有刖足之仇。

魏阳公主(白)有什么刖足之仇?

孙膑(白)娘娘容奏!

(唱)未曾申奏泪满面,

娘娘圣明查根源:

我与他结义在马陵道,

同师学艺在云梦山。

他到魏邦招驸马,

徐甲聘臣两三番。

因为排阵结下怨,

刖臣的双足实可怜。

为臣诈疯在畀田院,

宜梁受苦整三年。

齐国大夫苦茶献,

救命恩人偷出关。

江山社稷臣不要,

只报庞涓刖足冤。

娘娘转奏魏天子,

杀却庞涓收兵还。

魏阳公主(唱)提起前情令人叹,

先生你且心放宽。

以往从头当面奏,

仇报仇来冤报冤。

辞别先生出营盘,

千江难洗这愧惭。

(魏阳公主下。)
孙膑(唱)一腔怒气未申诉,

令人转奏御驾前。

(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太监、大太监引魏惠王同上。)
魏惠王(引子)鼍鼓腾腾震耳,画角声声胆寒。

(庞涓上。)
庞涓(白)臣启千岁:韩国娘娘被擒!

魏惠王(白)哎呀,御妹呀!

(魏惠王哭。魏阳公主上。)
魏阳公主(白)兄王千岁!

魏惠王(白)赐坐!

魏阳公主(白)谢坐!

庞涓(白)娘娘千岁!

魏惠王(白)闻得御妹被擒,怎生脱离虎口?

魏阳公主(白)我闻兄王受敌,愚妹亲来取救。只望助魏退齐,不料我军大败,身陷齐营。好个孙膑,闻知我是韩国正宫娘娘,待以君臣之礼,十分恭敬。孙膑诉奏:原与兄王无怨,只与庞涓有刖足之仇,求兄王将庞涓绑出城去,等他刖去双足,即便退回兵马。伏乞圣裁!

(唱)休怪孙膑犯天颜,

庞涓行事心不端。

同师学艺全不念,

刖足结下山海冤。

兄王不可失朝政,

听信谗言失江山。

早把庞涓首级献,

魏邦永享太平年。

魏惠王(白)御妹此言差矣!庞涓乃我朝驸马,金枝玉叶作配,岂可轻失于人?

魏阳公主(白)兄王啊!

(唱)正言谏奏你不听,

庞涓本是败国根。

孙膑布阵法力大,

难保宜梁一郡生。

指日江山成画饼,

谁是皇亲护驾的人?

庞涓(白)臣启大王:韩国娘娘乃我主御妹,既然身陷齐营,就该以死为顺,怎么倒为孙膑巧言乱诉?想是娘娘贪恋阴阳法术,七国驰名,有弃魏通齐之意。容臣细奏!

(唱)两国相争龙虎争,

岂可贪生顺敌人?

喜爱孙膑法术大,

娘娘你是女钗裙。

他是齐邦大元帅,

并非韩国扶国臣。

杀剐为臣随圣意,

只怕万世落骂名!

魏阳公主(白)好贼子啊!

(唱)欺君误国败天下,

哀家面上血口喷。

(白)兄王啊!

(唱)乱臣贼子不诛灭,

魏邦哪里有君臣?

魏惠王(白)赶下殿去!

魏阳公主(白)哎呀!

(唱)曾记韩王细叮咛,

他道魏王懦弱君。

这是为兄寻烦闷,

失国锐气又损兵。

羞惭难回本国去,

出城怎对孙伯陵?

(白)罢!

(唱)要死死在金殿上,

(白)昏君!贼子啊!

看你怎对韩昭君!

(魏阳公主自刎死。)
魏惠王(白)将尸首暂停白虎殿,候太平之时送殡回朝。

大太监(白)领旨!

(报子上。)
报子(白)启主公:那孙膑高架云梯,攻城甚急!

魏惠王(白)守城军多备滚木礌石,小心防护!

报子(白)领旨!

(报子下。)
魏惠王(白)驸马,孙膑攻城甚急,计将安在?

庞涓(白)臣启陛下:臣自幼学得魇魔之术,若念此书,定教孙膑七日就死,再无可救了!

魏惠王(白)既有此书,为何不用?

庞涓(白)臣与他同师学艺,怎肯下此毒手!

魏惠王(白)看看孤城难保,当急救燃眉!

庞涓(白)臣今日回府即办。

魏惠王(白)此书何名?

庞涓(白)名为定咽七箭书。人生七窍而生灾,随七日而灭。设之局,依法布置,其人七日而死!

魏惠王(白)卿且回府,设魇魔阵。孤听候佳音!

庞涓(白)请驾回宫!

(〖吹打〗。四太监、大太监、魏惠王同下。庞涓走圆场,进门。院子暗上。)
庞涓(白)来!

院子(白)在!

庞涓(白)扎一草人,似孙膑一般模样,也刖双足。写下孙膑生年月日,藏于草人腹内。准备桃木弓一张,柳木箭七支。七窍下点着七盏灯,心头一盏为定心灯。安排供品祭献之物,后园伺候!

院子(白)啊!

(院子下。)
庞涓(白)且到三更时分,我亲身入园。孙膑哪孙膑!

(念)任你纵有登天志,难逃七箭定咽书!

(庞涓下。)
【第二十场】
(起更鼓。〖小开门〗。二童儿同上,同置草人、灯、供品祭物。〖吹打〗。四月华旗同上,庞涓着法衣持弓箭上,作法。)
庞涓(白)孙膑!孙膑!孙膑速到!

(鬼魂引孙膑形同上。)
庞涓(白)来了!来了!

(唱)魇魔法定咽书从天所降,

萧古达他本是取命无常。

七日内叫孙膑自灭自丧,

那时节领人马兵吞齐邦。

(白)看箭!

(〖吹打〗。庞涓射鬼魂。鬼魂领孙膑形同下。)
庞涓(白)尔等小心看守,七日七夜孙膑自磨自折而死!

(唱)我主爷洪福大太平安享,

今日里用不着剑戟刀枪。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一场】
(孙膑上。)
孙膑(唱)忽然间天昏地又暗,

心神恍惚坐不安。

莫不是庞涓使毒计,

魇魔法送我到鬼门关!

(孙膑倒。田忌上。)
田忌(白)先生方才好好,霎时昏倒在地,却是为何?

孙膑(白)方才言谈之中,忽然七窍生烟,心神恍惚,别无他故。定是庞涓学得魇魔之法,用定咽七箭书,七日七夜取我的性命了!

田忌(白)先生既知,何不禳解?

孙膑(白)若是定咽书,大罗天仙难以禳解!

田忌(白)难道就是这样坐而受死?

孙膑(白)想我学道之时,师父传授,我不肯习学,谁知今日反受其害!

(鬼魂上,箭射孙膑左眼,下。)
孙膑(白)哎呀!

(唱)三魂七魄归阴府,

霎时左眼似箭穿。

对面闻声看不见,

(白)千岁在哪里?

(唱)紧防贼兵劫营盘。

袁达兴兵挡头阵,

诸将齐心奋勇先。

(白)哎呀!

(唱)瞳人反背左眼破,

田忌(白)先生!先生!

孙膑(唱)今生不能再报冤。

(田忌扶孙膑同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