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创作歌剧剧本 剧作家说让观众不要期待和猜测

如何创作歌剧剧本 剧作家说让观众不要期待和猜测

社会生活中的矛盾错综复杂、瞬息万变,往往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发展。 戏剧的情节是对生活矛盾的总结和提炼,应该包括人情世事的意外发展和变化。 这是戏剧能够引人入胜的重要原因,也是戏剧结构的一项重要技巧。 在讨论戏剧格局时,李渔说:“戏里没有真假,戏里也没有拙劣之处,只是让人出乎意料、令人猜想,这就是好戏、好戏。”当猪破门而出时,观众无动于衷,作者也极为失望,不如把笨拙隐藏起来。” 在这里,他把“想不到,猪抓不住”作为戏剧结构成败的关键。

京剧剧本_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网站/

“想不到、猜不透”并不是让观众捉迷藏的把戏。 有一种剧本,描写侦探犯罪的侦查,往往会制造嫌疑,虚伪地暴露破绽,让观众产生假疑。 最终,谜底揭晓。 事实证明,一个无人怀疑的人就是肇事者。 这种剧本不是不可预测或猜测,而是无法思考或猜测。 观众完全是被动的,受作者摆布。 在歌剧剧目中,这种情况极为罕见。 歌剧始终希望观众主动出击,发挥想象力,参与创作。 这需要与观众进行心与心的交流,并告诉他们这个秘密。 通常被称为“向戏剧隐藏角色而不向观众隐藏角色”。 闽剧《姻缘印》中,有两个小人物冒充钦差大臣。 观众从一开始就知道,但剧中的官僚们却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 在陆剧《姐妹结婚》中,毛文健获得一等奖并在第一场就告诉了观众,但剧中其他三个角色直到最后才知道。

京剧《群雄相见》中,周瑜的反直觉情节、苦肉情节、连环情节也首先告诉了观众,但却对曹操、江谦等人隐瞒了。 大部分戏曲剧本都披露了主要的矛盾点和情节的主要秘密。 尽早告诉你的听众。 既然秘密都给了观众,难道就没有“惊喜”吗? 不。 观众知道角色要做什么,但不知道他要怎么做。 过程中他们会遇到什么样的波折,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都是观众意想不到的。 观众知道小个子要冒充钦差救民,但不知道他能否冒充成功。 他们不知道真正的钦差大臣已经提前到来,小个子陷入危险,更不知道他能想出炼制封印的办法,化解危机。

这一切都出乎观众的意料。 观众知道第一秀才变相嫁人,却不知道姐姐是否愿意嫁,更不知道妹妹是否真的代嫁。 观众知道周朗使用了违反直觉的战术,但却不知道姜谦是如何偷书的,也不知道曹操是否落入陷阱。 观众们都知道黄盖的殴打是一种残忍的伎俩,却不知道他们派人送来了一封假投降信。 曹操差点发现了写信人的斩首。 观众都知道,周瑜要求诸葛亮三天内制作十万支箭,意图杀人。 但他不知道诸葛亮可以连夜到敌营借用。 我们告诉观众的联合就像一个路标。 能够指明剧情走向,引起观众的共鸣和期待,让观众投入到戏中。 剧情的具体进展应该是“无路可退,无路可走,又一村花暗花明”。 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境界,令人着迷。

观众看剧的心理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步是理清情节的主要节点、情节的发展趋势,同情正面人物要做什么,或者同情负面角色将要做的事情。 事物会产生忧虑,忧虑会导致期待感。 第二步,对剧情的发展做出各种猜测和想象。 第三步,观众看到的是他们“意想不到或猜到”的东西,或者比他们想象的更精彩、更深刻的东西。 这将导致理解的加深和欣赏的满足。 这是比猜谜语、捉迷藏更高层次的艺术享受。 只有了解了观众欣赏活动的流程,才能逐步掌握吸引人的方法。 观众对剧情进展的期待是否强烈、迫切,想象和猜测是否活跃、认真,取决于作者制造悬念的能力。

一部剧有大悬念,也可以有一些小悬念。 整体悬念与剧本提出的问题紧密相连,与主题密切相关。 《堂上春草》的主要悬念是,侍女说的救人的话能算数吗? 这是剧本提出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答案:正义的谦卑之人可以战胜贪婪的贵人,这就是该剧的主题。 这部剧的大悬念之下,隐藏着一系列小悬念:小姐敢证实谎言吗? 知府会相信这个谎言吗? 总理可以批准私人婚姻吗? 事情变得越来越荒唐,结局会如何等等,这些小悬念让观众不断地期待和猜测,随着剧情的出人意料的发展,每一步都引人入胜。

霸王别姬京剧剧本_京剧剧本网站_京剧剧本/

如果只有大悬念,没有很多小悬念,剧情就没有波澜,很容易变成一条直线。 之前我们谈到了戏剧中悬念的运用,那么怎样才能让观众感受到悬念呢? 我们觉得至少要有两个条件:第一,观众必须对冲突的双方有一定的倾向性;第二,双方的力量对比必须是适当的比例。 第一点,只有观众有同情或仇恨,悬念才会产生。 当我们看到两个小偷为赃物而打架时,就没有悬念了。 如果歹徒拦截行人,就会出现悬念。 因为我们同情行人,痛恨流氓。 如果行人手里拿着的是为了救母亲的命而借来的名贵药材的话,我们的悬念就更大了。

可见,人物越深地引起我们的同情,事件与我们的关系就越密切,悬念就越强烈。 让人冷漠的矛盾和是非不明的事件很难引起悬念。 第二点是双方力量对比不恰当,不会产生悬念。 如果一个人拍苍蝇、蚊子,虽然我们坚决同意消灭这些传播疾病的害虫,但毫无悬念,因为正面的力量太大了。 如果出现飞蝗灾害,危害农田,难以及时消灭,那就有悬念了。 如果一个战乱连绵的国家发生了蝗灾,而这个国家的统治者不仅不努力消灭蝗虫,反而将高射炮的枪口对准前来帮忙撒农药的飞机,悬念将会更大。

事态的突然转变一定是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 不能排除剧情发展和人物关系的可能性,故作神奇、追求陌生。 一切艺术手法都是对生活的加工,不能违背生活的现实。 可以使用不同的技术将生米制成各种熟米饭。 戏剧真实合理最主要的是让观众相信。 如果观众不相信,你用再多的言语来解释也是无济于事的。 如果观众相信的话,他们就不会在细节上斤斤计较了。 毛文健能否不考进士而一举成为状元呢? 万岁爷不先问宰相有女婿,能贸然赐匾吗?

没有人会在如此微小的细节上强求真相。 如果连这个便利都不给作者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戏剧了。 以上,我们从情节与生活的关系、结构段落、情节线索、舞台时空、悬念与突变五个方面简要讨论了歌剧情节结构的一般规律。 这只是以前经验的积累,并不是金科玉律。 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它也会发生变化。 当我们学习这些规律时,不应该让它们成为限制我们飞行的网,而应该让它们成为帮助我们发展艺术创造力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