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少兰的京剧技艺厉害到飞起看点评惊呆你

现在我想谈一下我对京剧艺术家叶派第三代的看法。虽然我未曾亲眼见过盛兰大师的艺术风采,但是我通过《群英会》和少兰先生为其配像的几十个剧目留世,对叶派的艺术有一定的认识。而现在的叶少兰掌门鲜在舞台上演出,他的录像比其他人不少,这让我们对“叶派”有更深入的了解。结合我自己多年来对京剧的喜爱以及对叶派三代的戏的观察,我认为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前辈艺术家特别是盛兰、少兰先生相比,他们的表现还有许多不足之处。所以,我想在本篇文章中,批判性地谈谈我对叶派第三代的看法,尤其是他们的缺点和不足之处。 本篇文章主要比较叶少兰先生的六大艺术风采点评,涉及到李宏图、江其虎、宋小川、金磊、吕宝章和石峰。虽然这些艺术家已经成为舞台上的主力,个个已然成名成家,肩负着京剧传扬与继承的重任。但是,他们在表演中,还存在着一些较为明显的缺点,这是有待改进的。我想,通过这篇文章,我们可以更加深入地了解京剧艺术和叶派第三代的表现情况。在这里,我想就几位京剧艺术家的嗓音进行评价,分别是李宏图、江其虎、宋小川、金喜全、朱福和靳学斌。 从嗓音的条件、唱法、技巧、火候等方面考虑,我认为李宏图、江其虎在第一档次,宋小川、金喜全在第二档次,而朱福和靳学斌则在第三档次。 对于李宏图的嗓子条件,我认为主要优越在高声区,但低音能力较弱,气息不够稳定,从他唱《叫关》娃娃调的表现中可以看出,尤其是在低八度拖音那里,多次感受到浮躁不稳。有人说李宏图是“高好低不好”,但我认为“能高不能低”更为合适。虽然他能够胜任高调门,但要谈到好,还需更多的提升和完善。从音色上来看,有人说他的嗓音像盛兰先生,但依我愚见并不认同。 对于其他艺术家,我将在接下来的文章中进行评价。在我看来,盛兰先生被称为“亮而圆润,尖而饱满”的评价并不准确。同时,我也不认同李宏图被评价为“贼亮而不够圆润,尖利而不够饱满”,即他的嗓音虽然亮丽动人,但缺乏立体感,上部共鸣有缺陷,而且过于尖利和厉气,可能会在人物塑造方面产生限制。 李宏图的一个主要缺点是,在高音和拉长腔的时候,可能会过于卖弄自己的声音,这也是许多好嗓子人共有的问题。尽管他的嗓音条件优越,但很容易适应高调门,因此忽略了用气和共鸣的技巧。例如,在唱《叫关》这首曲子时,唢呐二黄导板“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最后一个翻几度的高音拖腔,李宏图拉得过长,声音非常疲惫,几乎因为气不够而停止行腔,更别说归韵了。盛兰先生的这句腔有两种不同的录音版本,除了上面提到的版本外,还有一句是“黑夜里只杀得马乏人困”。有一次我听到李宏图唱“黑夜里闷坏了马乏人困”,觉得非常奇怪,因为这句话的文句通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唱。 在念唱方面,李宏图比较大的毛病是假声过多,而且小嗓音使用过于频繁,给人留下媚气过重的感觉。我认为,金喜全的嗓子条件并不太好,尤其是在低音方面,往往会显得低沉不足,而且他的骨架小,再加上嗓音偏尖偏窄和“娃娃脸”的天生特征,可能会让他扮演一些身份高、地位重的角色显得勉强或者不够真实。 江其虎的嗓子条件也算比较优越,在气息方面比李宏图更强。他能够胜任几个音区,但最为卓越的是宽厚型嗓音。有人说他的嗓音像少兰先生,但我并不完全认同。尽管在音色方面,他确实更接近于少兰而不是盛兰,但只凭这一点来下结论还是太过肤浅了。江的宽厚型嗓音总是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好像经过一层纱过滤后送入听者的耳朵里。所谓“宽厚有余,脆亮不足”,他的调门比少兰高,岁数比少兰年轻,但少兰先生在宽厚的腔上更为醇厚,而在需要亮嗓子的地方更加亮丽动人。说到底,江其虎并没有少兰先生那种“通透”的感觉。这一方面是由于先天嗓音条件限制,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因为没有进行足够的研究和苦练,或者是成名后的懈怠和舒适。我要说的是,少兰先生嗓音并不算是上层条件,但他却能在1979年的《谢瑶环》中,出色地演绎袁行健一角,之后也一直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这并不是坐享其成,而是经过长期、艰苦的学习和钻研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他的天赋和悟性是优秀的,但没有长期不断的探索和苦练,也不会取得这样的艺术高峰。因此,如果我们的艺术悟性和天赋远远不及少兰先生,那么就更需要不断地痛下功夫,不断地努力与挥鞭策马! 除了表演,江的“致命”缺陷就是“软”了,他的唱法在我看来,还没有完全掌握叶派的劲头。和盛兰、少兰先生在《九江口》中与花脸对唱的劲头相比,江则是如“淫雨霏霏”,实在是相差太远了。对于叶派艺术精髓的领会与掌握,不在于你是否拜了叶少兰为师,是否演过叶派戏剧,在国家团体中占据了多少地位、获得了多少大奖,而在于你是否真正从一字一腔、一戳一站、一招一式、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中,领略到了叶派戏剧艺术的博大精深之处。我认为,在表演中,笑容的表现必须能够被观众感受到并得到检验,而不能自我陶醉认为自己已经表现得非常好了,而观众却没有认同之感。 宋小川的嗓子条件应该是不错的,因为我听过他在80年代的录音,那时的嗓音非常好。但是现在来看,宋小川的嗓子显然已经颓势,首先是调门低。虽然调门低并不是致命的问题,但是如果不能把叶派的劲头和筋骨通过唱腔表现出来,那就有些难以令人信服了。常常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唱叶派的戏。我能够想到的原因可能有三种:一是嗓子条件有局限;二是对叶派唱腔特色的把握不到位;三是偷懒、懒于练习。由于他的唱缺少了刚劲和筋骨,也就是“有肉没骨头”,所以显得有点娘娘腔,这是小生演员绝对忌讳的。我认为,金喜全的嗓音条件并不理想,比较脆弱而单薄,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在不断地努力练习,并且有一定的进步。最近一次的演出中,他的唱法基本上以叶少兰先生的唱法为主,注重少兰先生的润腔技巧、用气方式和共鸣特点,同时能够结合自己的嗓音条件。我希望他能够继续加倍努力,因为只有通过更多的练习,才有可能再度提高音乐素养。 朱福则存在两个大问题:第一,嗓音的支点不稳定,有时唱得感觉不错,但后面几个字就不尽如人意了;总体来看,许多共鸣腔没有打开,气息也不是很稳定,这方面的表现比金喜全还要差;第二,就是对叶派唱腔特色把握不够准确。尤其是在叶派唱腔中,每个位置都需要用一定的力量来唱,但是他总是过度发力,这让人很不舒服。据我推测,一个人唱不好有两个原因。第一,音准不好。每当他唱到某些地方时,总是会出现同样的毛病,让人感觉过于用力。第二,过于用力,使得唱得不够自然流畅。可能在他的认知中,这就是叶派的劲头。但是我们知道,“画蛇添足”、“过犹不及”,这种表现方法并不是值得提倡的。搞艺术真的需要一定的天赋,而有些时候你并不是不想理解和领悟艺术的真谛,你也真的很努力,但是你就是达不到理想的效果。这该怎么办呢?只有感到无奈和无助。 靳学斌的先天条件确实非常一般,以他的条件是演不了小生唱工戏的。说实话,他可以演好二路戏,但我不想从小生的角度来分析他的唱。 在以上的论述中,我并没有从传统意义上的小生龙虎凤三音的角度来分析。首先,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这三音的优势,更别说三音都唱得好了。其次,我觉得传统意义上对唱的审美已经渐渐被现代审美所替代。我个人觉得,过于喜欢用具体的事物来指代,虽然增加了形象感,但也有可能让人感到模糊和笼统。因此,我不太喜欢这种方式来贴标签。说实话,除了李宏图和江其虎,其他人的唱都不值得一提。从艺术批评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表现还不够被批评的材料。我的标准是从头路小生的标准来看,虽然他们都可以称得上是团里的头路,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唱就达到头路的标准。我提到宋小川是因为他曾经的嗓子不错,虽然现在变成了二路,但是他的曝光率很高,我听得比较多;提到金喜全和朱福是因为他们年轻,还有进步和提高的空间。但我必须说,最近听了朱福的白门楼,感到十分失望,退步了而非进步。 接下来,我想谈一下他们的扮相。从化妆技巧来看,宋小川当然是第一。他的妆容很漂亮,但是有些女性化。每次看到他的妆,我都会想到“艳”字。可能是他借鉴了旦角的妆容画法太多了。少兰先生的妆容也很漂亮,但是没有女性化,有的是英武气质。在这六个人当中,扮相可能是宋小川最突出的,但如果以男性化为标准,还不如少兰先生的表现好。我觉得朱福和江其虎的表现是六位演员中最差的。这跟他们的先天条件也有很大关系,他们的脸型和五官比例对化妆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我觉得朱福每次的扮相都让人感到他在寻找自己的角色,而江其虎似乎对自己的扮相感到自得其乐,完全没有进步的迹象。在这六个人当中,江其虎的双眉毛最浓密。他知道自己的眼睛比较小,但却不愿意用化妆来修饰;他知道自己的鼻梁塌陷,但却不愿意用明暗浓淡或者白亮来修饰;他知道自己的两眼间距短,但却不愿意用妆改善;他知道自己的脸庞大,却不知道用色彩来营造瘦削的效果。扮相不好,对于演员来说是很吃亏的,你只能通过表演来弥补不足,但如果你的表演也很一般呢?金喜全的生理条件比较好,化妆起来很漂亮,有英武气质和一点点旦角的感觉,也就是说有一点“阴”气。朱福也有旦角的相貌,但主要还是生理原因。在前面我已经谈到过李宏图,他生来就是娃娃脸,所以在化妆上必须根据所扮演的角色身份适当变化,让自己的妆容尽量符合角色的特点。靳学斌的妆容显得中正,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第三个要谈的是表演、身段和功架。从表演、身段、功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金喜全是第一档次的演员。他的武功很好,这是毋庸置疑的。就连他的两条腿,在普通的武生演员中也是前几名,他在叶派武戏中的表现非常出色,例如《八大锤》的陆文龙、《石秀探庄》的石秀、《雅观楼》的李存孝、《战濮阳》的吕布、《岳家庄》的岳云、《九龙山》的杨再兴等等,都能传承叶派武戏的精髓。从功架的角度来看,他还需要努力。如果和叶少兰先生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可以这么说,在当代小生演员中,功架最好的是叶少兰先生,不管是在运动中还是静止时,他的每一个姿态都是优美、流畅、漂亮、舒适的(只能感受,不太容易用语言来描述),所谓“无姿不美,无式不帅”。从叶少兰先生这一辈到下一辈的小生演员,武功比叶少兰先生更好的,可能也有一些(我了解到叶少兰先生年轻时的武功非常棒,练功特别刻苦,马连良先生看过他在《八大锤》中的表现后非常赞赏,并表示愿陪他演王佐的角色),但是,就我自己的观察来看,还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少兰先生。从我的观察来看,我认为还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叶少兰先生的功架和身段。至少在我所接触过的演员中,我还没有看到过更好的。说到表演,我认为金喜全是一个有灵气和悟性的演员。他身上的表演风格可以看到盛兰先生和叶少兰先生的影子。他给我一种真实地呈现角色的感觉。在《群英会》中,他饰演的周瑜和在《西厢记》、《红娘》中饰演的张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还年轻,只要他继续努力钻研,并通过更多的舞台实践和积累艺术经验,表演的水平肯定会更上一层楼。至少他有这种可能性和潜力,只要他保持脚踏实地的学习态度和认真严谨的表演作风。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是在表演过程中,金喜全经常会被人感觉到“瞪眼”的情况。我发现这是因为他的眼珠和眼白的比例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眼珠相对来说较小,而眼白多,所以当他稍微用力时,就会看起来像在瞪眼。这在表演塑造人物时往往会产生一些偏差。希望他能找到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宋小川,我觉得他的身段很不错,特别适合饰演文戏中的小生角色,但我没有看过他的翎子生。然而,在表演上,我有一些感觉,他似乎不太用心来演戏,即使他的外在表现形式都做到了很好,但是却缺乏真正的内在感受和情感表达。在这个方面,他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实践。在我看来,有几位中青年小生,值得我们来谈谈。其中李宏图和江其虎是翘楚级别的演员,但就从表演上来看,与盛兰先生和少兰先生相比,实在是有些远。李宏图给人的感觉是“油”,而江其虎则是“木”。写到这里,我有点写不下去了,一来是有些累了,二来我觉得写这两位演员的表演没有什么意义。其实,我想说的是,凡是他们俩曾经演过的戏,如果有心人能够拿少兰先生的录像来对比看一下,就能够看出高下立见了。他们跟师傅学了二十多年,可是进步缓慢啊!他们的武功、身段和功架都比不上金喜全(武功方面)、宋小川(身段方面)和靳学斌(功架方面)。唯一让我觉得比较好的是江其虎在《柳荫记·访友惊变》中的表演,但是李宏图的表演我还没有看到什么让我感觉比较棒的。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可能有点苛求了,毕竟少兰先生和盛兰先生是真正的巨匠,很难有人能够与之相比。我觉得吴绮莉的表演水平还有一定的提升空间,尤其在她的声乐和气息控制方面。而且,她的表演有时候给我的感觉是有些勉强,好像在为了表演而表演,没有从内心深处体验到角色。这可能是导致观众很难被她演技所打动的原因之一。而靳学斌的表演水平就更不值一提了,不过他的功架还是不错的。无论是他在《罗成叫关》中的表演,还是为盛兰先生音配像的《雅观楼》中的功夫表演,都给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朱福的表演不仅是稚嫩,而且缺乏灵性,这是他比不上金喜全的。他老师也认真地教了他,他也用心地学,但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真是无可奈何。虽然朱福在舞台上总是让人感觉有点“笨笨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合适之感,但对于他的表演水平,我觉得他在《周仁献嫂》中已经发挥到了极限,毕竟也能看出他是用功的。

我想,以上是我对少兰先生的这六大看法。虽然我很早就想写下它们,但是一直没有动笔,经常是和别人侃戏,打字太累了。前面还写得比较起劲,后面就越来越没兴趣了。反正,我就直接抛出结论吧,也没有做到“谈透”。这只是我个人的真实想法,当然,也欢迎大家就此进行讨论。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