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来嗷嗷人身上有个什么叫奚啸伯的是个京剧名角呢

我是一个喜欢京剧的人。在京剧表演艺术领域里,奚啸伯是一位非常著名的表演艺术家。我在网上看到了他的简介。他是满族人,生于1910年,逝世于1977年。他的祖父裕德是前清文渊阁大学士,后来进了阁拜相。他的父亲熙明曾担任度支部司长,还特别喜欢绘画和书法艺术。在父亲的熏陶下,奚啸伯从小喜欢上了书法绘画,并且对京剧产生了极大兴趣。他曾经跟着唱片学会了《卖马》、《战太平》、《探母》、《洪羊洞》等戏的唱段,并一直立志于成为一名优秀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以后我要去唱戏。我听说言菊朋和奚家之间有往来,言的大哥向奚啸伯的父亲学习绘画,因此奚啸伯常到言家听言菊朋调嗓。于是我也产生了想要拜言菊朋为师学戏的念头。虽然家族之中对此持有非议,但我经过一段时间的争取,在1921年正式拜言菊朋为师开始学戏。 奚啸伯拜师后,我变得勤奋不辍,刻苦用功。当言菊朋外出演出时,我就跟另外两位老师吕正一、王荣山学戏。相距二十多里的吕家,我每天徒步往返,坚持不间断地上路,去的路上背词,回来途中练腔,到家又练功练身段。我的刻苦努力为我日后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29年,我终于正式下海,先和尚和玉搭班,唱二牌老生。后来,我又搭杨小楼、新艳秋、小翠花、章遏云、雪艳琴、金友琴、胡碧兰等班社唱二路老生。我们经常演出一些剧目,比如《二堂舍子》、《四郎探母》、《法门寺》、《红鬃烈马》、《二进宫》、《乌盆记》、《空城计》等。 1933年,我应尚小云之约,搭班参加演出了全部的《秋胡戏妻》。1935年,我又应梅兰芳之约以二牌老生身份,和梅兰芳一起去了武汉和香港。我曾经参加演出。1936年的10月份,我和梅兰芳一起在天津中国大戏院演出了一些剧目,比如《探母回令》、《汾河湾》、《王宝钏》、《三娘教子》等等。每场演出后,梅兰芳都会仔细指点我的演唱、表演过程,我在艺术大师的带领和教导下不断努力,不断揣摩,最终我的演唱艺术变得日臻精湛。 在1937年,我终于自己独挑大梁,挂头牌开始演出,并且找李洪春拜为我的带道师。当时,我和李洪春、李德彬、傅德威、赵德钰等人共同合作,开始演三国戏。后来,我们还邀请侯玉兰、高盛麟、裘盛戎等人加入进来,整个阵容非常齐整,剧目也相当丰富,我们的声誉也开始逐渐上升。 到了1940年,我去了上海演出,当时报纸形容我吐字清晰,行腔新颖,戏路宽广,作风秉持劲爽,是北京京剧四大须生之一。我的风格特点就是唱,我用毕生心力积累了一整套唱的法则,比如以字定腔、以情行腔、错骨不离骨、唱胡琴、让胡琴、赶板夺字、唱戏唱气口等等。可以说,我的唱法非常严谨,符合系统化规则。我对于戏曲的学问很感兴趣。虽然我的嗓音不算很大,但却清晰悦耳,有着韵味醇厚的唱腔。著名的戏曲学家徐慕云先生,曾用“洞箫之美”来形容我唱腔的美妙程度。 解放后,我曾担任北京京剧四团团长、石家庄京剧团副团长等职务。我还非常热心于现代戏的实践和创作,先后排演了《白毛女》、《霓虹灯下的哨兵》、《奇袭白虎团》等剧目。我的代表剧目有《白帝城》、《空城计》、《上天台》、《击鼓骂曹》、《法门寺》、《白蟒台》、《苏武牧羊》等等。我是一名老生演员,我的名字叫做奚啸伯。在表演中,我所演绎的角色通常都是中年或老年男性。我并没有艺名,也没有特定的流派归属。 我的代表作有很多,其中比较知名的有《白帝城》、《空城计》、《上天台》、《击鼓骂曹》、《法门寺》、《白蟒台》、《苏武牧羊》等。这些剧目都是经过我精心演绎过的,希望观众们能够欣赏到其中的精彩唱段。我在精彩唱段中表现出色,希望能与大家分享。其中,我演唱的唱段名为《哭灵牌·白帝城》,这是在1960年时表演的。这个唱段的表现不仅仅是音乐上的表现,还需要在情感和扮相上做好演绎。 我曾经在这个唱段中,用我的声音和表情来表现主人公内心的情感起伏。我深入地理解了剧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将其完美地演绎了出来。在角色扮相方面,我也精益求精,努力地让自己更加符合角色设定。 这个唱段在那个年代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这个唱段也是我个人的成就之一。我参与了多场音乐剧的录音,其中包括《哭灵牌·白帝城》和《上天台》。这些录音对我来说是一种难得的机会,因为它们记录下了我在音乐剧领域的成长历程。每次录音都需要我发挥最佳演唱水平,让角色的情感在声音中得以准确呈现。 在《哭灵牌·白帝城》中,我尝试了新的表演技巧,让角色的内心情感更加细腻。而在《上天台》中,我则需要通过唱腔和表情来诠释主人公在情感派别上的转变。这些录音也成为了我作为音乐剧演员的里程碑。 此外,我还录制了《打鼓骂曹》等作品的唱片。这些唱片展现了我舞台上的风采,也是我作为国乐唱片歌手的一份重要贡献。我很感激有机会为传统音乐做出贡献,并将继续为此努力工作。在我的音乐剧生涯中,我还录制了《清官册》中的唱曲《一更一点月正明》等多首静场录音。这些录音与现场表演略有不同,需要我更加注重细节和表现力,才能让听众感受到最真实的情感。 在《清官册》的唱曲《一更一点月正明》中,我用轻柔的嗓音演绎了角色的思乡之情以及闺怨之感。这首曲子词曲婉转动听,我通过我的声音让角色的感情随着音乐传达出来。而在《甘露寺》中,我则演唱了《劝千岁杀字休出口》。这支曲子需要在表演中做到情绪的转折和紧张感的体现,我用自己的声音和演技诠释了剧中人物内心的纷扰。 这些静态录音虽然没有现场表演那种热烈的气氛,但也是让我感到非常骄傲和满足的经历。它们记录下了我成长的点滴,也是我在音乐剧领域中的重要贡献。在我演唱音乐剧《白帝城》时,有一支曲子是让我最为难忘的。这首唱曲名为《恨不得把吴狗倾国灭尽》,表现了角色对敌人的仇恨之情。每次演唱这首曲子时,我都会全身心地沉浸在角色的情绪之中,尽情地释放出对敌人的愤怒和怨恨。 除此之外,在音乐剧《红云崖》中,我演唱的一首曲子也让我印象深刻。这支曲子叫做《为穷人染四字死也甘心》,表现了角色对于自己的信仰和使命的坚定。在演唱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深深感受到了角色内心的坚毅和勇气,也让自己更加沉浸在角色中,带给观众更加真实的感受。 作为一名音乐剧演员,我深深理解音乐剧与现实生活之间的联系。在演唱每一首曲子时,我都会尽情地表现角色所面临的情感和挑战,将自己完全融入角色之中。我相信,只有用心演绎每一个角色,才能够将最真实的情感与观众分享,让观众拥有一次完美的视听享受。在我的音乐剧生涯中,有一首曲子是我最为喜爱的,那就是《打棍出箱》中的唱曲《我本是一穷儒太烈性》。这首曲子表达了角色坚定的信仰和追求自由的精神,激励人们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和挑战。 在演唱这首曲子的时候,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当中,将自己完全融入到角色所表达的情感和思想之中。这样才能够用最真实的表演和声音,将这首动人的曲子演绎得更加淋漓尽致。 音乐剧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和情感,而这首曲子也正是一个展示角色独特个性的窗口。我深信,只有真正理解和诠释每一位角色,才能够用最好的方式将音乐剧中每一位角色的魅力和生命力展现出来。 对我而言,音乐剧不仅是一个舞台,更是一个让我用心表现每一位角色的契机。我将会继续用热情和执着,投入到音乐剧表演的每一个环节,带给观众更加难忘的音乐剧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