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满江红剧本唱词

京剧满江红剧本唱词

京剧《满江红》剧本唱词

角色

岳飞:老生
岳夫人:旦
牛皋:净
岳雷:武生
岳云:小生
周三畏:老生
宋高宗:小生
秦桧:净

剧情

岳飞朱仙镇大捷,指日渡河,兀术大惧,遣使通秦桧,故以放还钦宗为言,胁迫高宗。秦桧乘势耸以危言,高宗果下诏撤回韩、刘大军,并发金牌召岳飞退兵。岳飞部将及父老无不愤惋,岳飞匹马还朝力争;高宗不听,解岳飞兵权。秦桧唆使王俊诬告岳飞谋反,密逮岳云、张宪逼供,又奉旨逮岳飞,交大理寺周三畏及罗汝楫、万俟卨勘审。岳飞侃侃正言,周三畏深敬佩,挂冠而去。秦桧锻炼不成,朝野汹汹,又奉高宗密赐“黄柑碧盒”示意,遂于岁末杀害岳飞父子三人。牛皋怒据太行山,与岳雷共集义兵,誓不再为宋君出力。金兵二次南侵,高宗慌惧,起复胡铨,释岳夫人,下万俟卨、罗汝楫等于狱,使周三畏颁诏至太行请岳家军,牛皋怒而扯旨,岳夫人劝以继岳飞遗志,抗金为重,牛皋始发兵,一举破金。

京剧《满江红》剧本唱词

【第一场】
(中原战场,金鼓震天,马嘶人吼。)
(〖急急风〗。金兵、金将溃不成军,狼狈过场。哈迷蚩抱头鼠窜,逃下。岳家军高举“岳”字旗,岳霆、岳霖、岳震、岳雷同掩杀金兵,势如疾风迅雷,过海追下。“金”字纛旗败走,兀术上,回望。杀声大作,兀术加鞭急下。岳家军、岳银屏、岳翠屏、岳云、张宪引牛皋同上。)
牛皋(白)追!追!追! 

(牛皋挥军亮相急下。怒涛滚滚,黄河在望。金兵、金将、哈迷蚩、兀术同败上,抵黄河。水手迎上,众人同下马抢渡。岳家军同追上,兀术、金兵、金将、哈迷蚩同仓皇渡河。岸上残兵,尽被歼灭。牛皋遥指北岸。)
牛皋(白)兀术啊!金酋!尔等兴动倾国人马,再犯中原,被咱岳家军杀得落花流水,兵撤黄河。待等船只备好,定要杀往北岸,管叫尔等片甲不归!

众将官,回营交令者!

众人(同白)啊!

(众人同亮相,同下。金兵、哈迷蚩、兀术同上,下马入帐。兀术惊魂甫定,两望。)
兀术(白)嘿!

(兀术怒坐无言。报子急上。)
报子(白)报——岳家军临河演阵,指日横渡黄河!

(兀术惊,起立。)
兀术(白)啊?船只从何而来?

报子(白)两岸百姓供应。

兀术(白)再探!

(兀术怒踢报子,报子翻下。)
兀术(白)哎呀,军师!岳家大军锐不可当,两岸乱民群起响应,黄河北岸,只怕难保。倘若岳飞长驱直入,宋室江山非复金邦所有,教孤怎能甘心!

哈迷蚩(白)这……

(报子上。)
报子(白)伊里布平章到!

兀术(白)有请!

报子(白)有请!

(报子下。伊里布上,进帐。)
伊里布(白)臣伊里布,参见四太子。

兀术(白)平身少礼,一旁坐下。

伊里布(白)谢座。

(伊里布、哈迷蚩同坐。)
兀术(白)前者郾城兵败,也曾飞马告急,搬兵求救,不知我朝可曾发来人马?

伊里布(白)老狼主言道,铁浮屠、拐子马,乃金邦精锐,郾城一战,片甲无存,纵然再发人马,只怕也无济于事呀!

兀术(白)这……嘿!

伊里布(白)四太子不必惊慌,老狠主有密札一道,照计而行,自能转败为胜。

兀术(白)待孤看来。

(兀术起立,看。)
兀术(念)以“和议”佐攻战!以僭伪诱叛臣!

(兀术向伊里布。)
兀术(白)遣使议和!

(兀术向哈迷蚩。)
兀术(白)卷土重来!着!着!着!

(西皮散板)一纸密札决大策,

“以和佐战”妙用多。

密谕秦桧暗助我,

(兀术向哈迷蚩。)
兀术(西皮散板)通使临安去诱和。

(兀术向伊里布。)
兀术(白)此番兵败求和,非比往日,必须示诚示信,以去其疑;威胁利诱,以动其心。

哈迷蚩(白)宋王若是应允?

兀术(白)必除岳飞,以绝后患!

伊里布(白)他若不允?

兀术(白)放回他兄赵桓,称帝中原!

哈迷蚩(白)妙!那个偏安皇帝,最怕的就是这一着。

兀术(白)事不宜迟。军师以蜡丸藏密札,乔装改扮,速去临安;待孤修下国书,平章随后启行。

哈迷蚩(白)狼主收拾各路残兵,严防黄河北岸!

兀术(白)只待宋军班师,一举踏平江南!

(大锣回头。众人同起身,遥望南岸,犹有余悸。)
哈迷蚩(白)啊,狼主,你看这黄河南岸……

兀术(白)哎呀,人言不虚,真个是:“撼山易,撼岳家军——难!”

哈迷蚩、
伊里布(同白)难!

兀术(白)险哪!

(众人同下。幕落。)
【第二场】
(黄河南岸,岳家军校场,中设帅台。帅台后,“岳”字旗迎风招展。“还”、“我”、“河”、“山”四面大旗,分列左右。号角声声,金鼓阵阵。岳家军、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上,分列左右。岳飞上。)
岳飞(粉蝶儿)定中原十年百战,

看今朝,征程远,气壮河山!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参见元帅!

岳飞(白)站立两厢!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岳飞(念)男儿壮志复神州,厉兵精马向燕幽。风雨誓师黄河口——

(白)众将官!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岳飞(念)待命进军扫敌酋!

(〖牌子〗。岳飞频挥令旗,岳家军整盔、勒甲,欢腾待命。报子急上。)
报子(白)报!

启禀元帅:牛皋、施全、梁兴、李宝四位将军到!

岳飞(白)有请!

报子(白)有请!

(报子下。牛皋、施全、梁兴、李宝分上。〖牌子〗。众人同做身段,下马进校场。)
牛皋(白)参见元帅。

岳飞(白)众位将军多有辛苦!

牛皋(白)启禀元帅:末将等奉命约会各路大军催运粮草。韩、刘二位元帅愿随我军之后,三路进兵;淮北粮草,即日解往军前。

梁兴、
李宝(同白)两河豪杰,太行忠义,愿领“岳”字旗榜,共灭金寇!

岳飞(白)好啊!四路捷报,粮草齐备,真个是一声春雷呼,烈火乘风扬!

(牛皋兴奋异常。)
牛皋(白)元帅!今日誓师渡河,大小三军,摩拳擦掌,奋勇当先,更喜两河豪杰,太行忠义,愿领“岳”字旗榜,共灭金寇。咱牛皋愿讨将令,带领咱牛通孩儿,头前抢渡,只将这“岳”字旗一举,我就哗喇喇——插在黄河北岸,管教那金兵望风而逃!

众将(同白)元帅!

(同念)金兵入寇十数年,王师义旅捍河山。四路捷报敌丧胆,

岳飞(念)痛饮黄龙待凯旋!

众将(同念)痛饮黄龙待凯旋!

(岳飞豪情万丈。)
岳飞(白)溶墨伺候。

(岳飞执笔。)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

(岳飞略思,振笔直书,雄视阔步下帅台。)
岳飞(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节奏转快。岳飞挥枪起舞,众将随唱,同作舞蹈。)
岳飞(满江红)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欢腾鼓舞,慷慨激昂,同亮相。)
王次翁(内白)圣旨到!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圣旨到。

(岳飞兴奋。)
岳飞(白)接旨!

牛皋(白)接旨!接旨!接旨!

(王次翁捧旨上。)
王次翁(白)圣旨下,跪听宣读。

(岳飞跪。)
岳飞(白)万岁。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跪。)
王次翁(白)诏曰:“岳飞进兵中原,驱强敌于黄河北岸,劳苦功高,深堪嘉许,且喜金邦知罪,遣使求和……

(一锣。)
王次翁(白)揆情度理,颇具诚意,事关国家安危,如无朕命,不得擅自渡河!北征诸将,即日班师!

(一锣。)
王次翁(白)岳飞立即轻骑入觐,以便行赏,加官授爵。”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岳飞、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惊愕。静场。)
王次翁(白)望诏——谢恩!

(岳飞不觉。)
王次翁(白)望诏——谢恩哪!

(岳飞激愤。)
岳飞(白)万万岁!

(〖牌子〗。岳飞接旨,转付岳云,岳云供旨于帅台上。王次翁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愤慨,牛皋尤激怒。)
牛皋(白)元帅!今日大小三军,誓师渡河,正好长驱北进,直捣黄龙,不想圣命到此,逼令还朝。分明是那秦桧的奸谋。金酋不灭,誓不班师!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金酋不灭,誓不班师!

岳飞(西皮散板)誓师突来班师令,

功败垂成最痛心;

众将官休激愤待我修本——

六校尉(内同白)金牌下!

(众人同震惊。)
岳飞(白)接牌!

(〖急急风〗。六校尉各执金牌催马同上。)
六校尉(念)金牌传圣命,犹如朕亲临。星夜班师转,岳飞速回军!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强抑愤懑,接牌,置帅台上。六校尉同下。)
岳飞(西皮散板)风云三变士卒惊!

六校尉(内同白)金牌下!

(岳飞益惊愤。)
岳飞(白)接牌!

(〖急急风〗。六校尉各执金牌催马同上。〖风入松〗。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接牌。六校尉同下。众人同亮相。)
岳飞(西皮倒板)误国金牌十二道,

(〖四击头〗,大丝边。)
牛皋、
牛通(同白)哇呀呀!

(施全、梁兴、李宝、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搓手顿足。)
岳飞(西皮原板)众三军齐咆哮,滚滚黄河掀怒涛!

(搓捶。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作身段,亮相。)
岳飞(西皮原板)恨权臣惑君心重弹旧调,

(一锣。)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金邦多诈,定有奸谋!

岳飞(西皮原板)痛万岁全不思往事昭昭。

(一锣。)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国仇未报,决不班师!

岳飞(西皮原板)今朝若受——

(西皮快二六板)班师诏,

复国壮志一旦抛;

我若不受班师诏,

君命皇皇比天高!

(西皮快板)最可叹水深火热燕云众父老,

最可叹圣主蒙尘车驾未还朝。

北岸胡尘何时扫?

切齿权奸恨难消!

满怀悲愤向谁告,

仰天按剑发长啸!

梁兴、
李宝(同白)元帅!

(同西皮散板)众义军齐效命愿为前导,

牛皋、
施全、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西皮散板)十余载血战功岂可轻抛!

岳云(西皮散板)回朝来违君罪纵有多少,

岳雷(白)父帅!

(西皮散板)凭天下辨是非公论难逃!

牛皋(白)着、着、着!

(西皮流水板)误国金牌十二道,

秦桧奸谋难轻饶。

元帅登台传令号,

牛皋催军把战鼓敲。

岳家军有进无退谁不晓,

从来是将令一出地动山摇。

任凭它圣旨金牌千万道,

就是那宋天子大驾光临,也叫他往返徒劳走一遭。

天大祸事有牛皋,

咱要你统帅三军,决不放你还朝!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元帅,走不得,元帅走不得!

(岳飞激动,沉思。)
岳飞(白)呀!

(西皮散板)众三军气昂昂齐声呐喊,

汗马劳血战功忍付云烟。

(风声。众人同回顾帅台军旗。)
岳飞(西皮散板)岳字旗迎风招展指北岸,

(马嘶。众人同转身遥望。)
岳飞(西皮散板)战马儿临河长嘶催人跨征鞍!

平日决疑多果断,

到此时千回百转进退难。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元帅!

(分念)乘胜进军!时机不再!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岳飞踟蹰徘徊,少顷,毅然决定。)
岳飞(白)众将官!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精神振奋。)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岳飞举令旗,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亮相。)
岳飞(西皮散板)敲战鼓紧征袍……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岳飞(西皮散板)待命出战!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欢声雷动。)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报子甲急上。)
报子甲(白)报——

启禀元帅:京东各路大军,奉旨撤回原防!

(岳飞惊。)
岳飞(白)啊!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惊愕。)
报子甲(白)京东大军,撤回原防!

岳飞(白)再探!

报子甲(白)啊!

(报子甲下。报子乙急上。)
报子乙(白)报——

启禀元帅:淮北粮草,中途奉旨押运回朝!

(岳飞益惊。)
岳飞(白)怎么讲?

报子乙(白)淮北粮草,中途押运回朝!

(岳飞一时无言。静场片刻,起〖扑灯蛾〗。报子乙暗下。牛皋怒火冲天,竭力压制。)
牛皋(白)嗻,嗻,嗻!嗯……

(扑灯蛾)四路回防粮草断,

逼人太甚,是何心肝?

岳飞(扑灯蛾)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扑灯蛾)废于一旦!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搓手顿足,齐视岳飞。岳飞悲愤无言。牛皋压抑不住。)
牛皋(扑灯蛾)打碎了金牌——

(岳飞急拦。)
牛皋(扑灯蛾)反上它娘的牛头山!

(岳飞挺身制止。)
岳飞(白)嗯!

(牛皋肃然听命。)
牛皋(白)嗻!

岳飞(扑灯蛾)精忠报国,天日可鉴,天日可鉴哪!

(白)众将官!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岳飞(扑灯蛾)北望黄河——

(岳飞环视三军,不觉凄然。)
岳飞(扑灯蛾)班……师还!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元帅……

岳飞(白)传令班——师!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岳霆、岳霖、岳雷、岳云、张宪同肃穆,沉重。)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岳霆、
岳霖、
岳雷、
岳云、
张宪(同白)啊!

(号角声起。暗转。)
【第三场】
(黄河南岸,古道斜阳。滚头子牌夹号角声。百姓甲、众百姓同上。)
百姓甲(扑灯蛾)号角悲鸣天地惨,

众百姓(同扑灯蛾)心慌意乱奔郊原,奔郊原。

(锣鼓不断。)
百姓甲(白)乡亲们快来!乡亲们哪……

(众百姓同上,惊问,彼此相告,大惊。)
百姓甲(扑灯蛾)岳元帅班师转,

众百姓(同扑灯蛾)大家快快把马拦,把马拦!

(牌子夹号角声。岳家军、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列队默然同上,过场,同下。岳飞乘马上。岳雷、岳霖、岳霆、岳震同随上。)
众百姓(同白)岳元帅!走不得,走不得!

(众百姓同跪地。岳飞、岳雷、岳霖、岳霆、岳震同急下马,扶起众百姓。)
百姓甲(扑灯蛾)岳家军驻中原,

百姓们焚香谢苍天。

今日盼,明日盼,

元帅为何班师还!

你,你,你为何班师还!

众百姓(同白)元帅走不得!

岳飞(扑灯蛾)马前哭声一片!

岳飞,欲慰无言,欲慰无言!

百姓甲(扑灯蛾)金兵齐集北岸,

屠刀指向河南。

元帅若不垂怜念,

中原的百姓,活,活,活命难!

众百姓(同扑灯蛾)活命难!

岳飞(扑灯蛾)岳飞怎忍离中原……

百姓甲(扑灯蛾)多谢元帅解倒悬。

岳飞(白)唉!

(扑灯蛾)心与力违难挽转……

(众百姓同惊。)
众百姓(同白)却是为何?

(岳飞沉痛。)
岳飞(扑灯蛾)朝廷要与金邦议和,金牌频催!

(一锣。)
岳飞(扑灯蛾)粮草已断!

(一锣。)
岳飞(扑灯蛾)本帅要回朝请命,

(一锣。)
岳飞(扑灯蛾)谏阻君前,

(一锣。)
岳飞(扑灯蛾)只得忍痛班师还!

百姓甲(白)哎呀,元帅呀!自从元帅进军中原以来,百战百胜,杀得金兵望风而逃,不想朝中偏偏要与金邦议和。十三年来,哪次议和不是中了敌人的缓兵之计。看将起来,分明又是那的秦桧蛊惑圣上,暗中捣鬼。元帅回朝请命,只怕劳而无功,一旦班师而去,百姓必受残害。哎呀,元帅呀!元帅在,大军在,我们百姓也在!万一元帅有个好歹……

(百姓甲不忍再讲。)
百姓甲(白)元帅,你还是走不得!

(百姓甲跪。众百姓同跪,痛哭。)
众百姓(同白)元帅走不得!

(岳飞一一扶起,抚慰,饮泣。)
岳飞(反西皮二六板)攀衣拦马哭声惨,

刺腑摧肝血清言。

烽火连年遭劫难,

忍见父老再受摧残。

君命难违回朝转,

愿尽孤忠挽狂澜。

抗金大军存一线,

王师义旅当保全。

临风誓师黄河岸,

纵然是罹九死百折不还!

(岳飞向岳雷。)
岳飞(白)传令众将回马。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同急返上。牛皋兴奋。)
牛皋(白)元帅!传令我等回马,想是不再班师。好元帅,好大哥啊!

岳飞(白)事已至此,怎不班师!

(牛皋、施全、梁兴、李宝、牛通、施强、张宪同失望。)
牛皋、
施全、
梁兴、
李宝、
牛通、
施强、
张宪(同白)啊!

岳飞(白)众位将军!

(念)大军暂留三日,等候父老南迁。本帅轻骑还朝,面君请命,痛斥奸谋!

人心不死军不散,再整河山去复还!

(白)梁兴、李宝听令!

梁兴、
李宝(同白)在!

岳飞(白)轻装北进,晓谕两河义军,转战敌后,待机而动,事毕速回襄阳!

梁兴、
李宝(同白)得令!

(梁兴、李宝同下。)
岳飞(白)牛皋听令!

牛皋(白)在。

岳飞(白)代掌帅印,驻扎襄阳。若无本帅将令,不可擅离汛地!

牛皋(白)得令!

(岳飞郑重。)
岳飞(白)这千斤重担,俱在贤弟身上了!

(牛皋肃然。)
牛皋(白)嗻!

(起大锣回头。)
岳飞(白)众位父老,襄汉六郡,足可垦田,有愿南迁者,就随大军前往。岳家军一息尚存,必渡黄河,幸各珍重,后会有期!

岳雷与父带马!

(岳飞上马,众百姓闪开道路。岳飞催马,转身回顾。)
众兵将(同白)众百姓送元帅!

(岳飞下。众百姓同挥手,拭泪。牛皋、施全、牛通、施强、张宪回马与众百姓同下。幕落。)
【第四场】
(二幕外。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杨庸(点绛唇)战鼓停敲,

王次翁(点绛唇)偏安可保;

万俟卨、
罗汝楫(同点绛唇)秦丞相,旷古功高,

胡铨(内白)走呵!

(胡铨老态龙钟、步履踉跄上。薛仁辅随上。)
胡铨(点绛唇)误国知多少!

(钟鼓声响。)
杨庸(白)万岁临朝,分班见驾。

王次翁(白)请!

(奏乐,幕启。宫殿。二宫娥、四内侍、大太监同侍立。宋高宗上,入座。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同随上入内。)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同白)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白)平身。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同白)万万岁!

宋高宗(念)十年烽火卷胡尘,犹幸江南半壁春。心底隐忧唯自解,罢兵议和待承平。

(白)宣秦丞相上殿!

大太监(白)秦丞相上殿!

秦桧(内白)领旨!

(秦桧上。)
秦桧(西皮摇板)金邦蜡丸传密谋,

南俸北禄一网收。

(白)臣秦桧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白)平身,赐座。

秦桧(白)谢万岁!

(秦桧坐。)
秦桧(白)臣启万岁:金邦使臣已到,迎至宾馆,听候接见。

(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各有不同反应。)
宋高宗(白)金使到此,足见和议之诚。替孤传旨,金使上殿。

胡铨(白)且慢!金人无信,反复多端,兵败诱和,包藏祸心,万岁不可重蹈覆辙!

宋高宗(白)这……唉!十余年来,时和时战,果然变化多端。只是兵凶战危,古有明训。且喜此次金邦求和颇见诚心,和议若成,一可以迎归母后。了孤夙愿;二可以划地分疆,安枕无忧;三可以息兵养民,四海平靖。孤心已定。胡卿!

胡铨(白)臣。

宋高宗(白)少时金使上殿,卿家休得多言。

胡铨(白)这……

(胡铨欲待谏奏,宋高宗紧接。)
宋高宗(白)误孤大计,立即问罪。

丞相传旨,金使上殿。

秦桧(白)是。

万岁有旨:金邦使臣上殿!

(秦桧迎候。)
伊里布(内白)领旨。

(伊里布上。)
伊里布(念)甘言修各议,两面作文章。

(秦桧迎入伊里布。)
伊里布(白)大金邦使臣伊里布见驾,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宋高宗(白)平身,赐座。

伊里布(白)谢座。

宋高宗(白)贵使千里远来,一路风尘,多有辛苦。

伊里布(白)和议若成,两国之幸,区区辛苦,何足挂齿。

宋高宗(白)和议若成,化干戈为玉帛,实乃两国之幸。只是回思往事,孤亦颇有戒心。

(秦桧假意。)
秦桧(白)是呵,大金邦若不推诚相见,和议之事,老夫不愿与闻。

伊里布(白)这……旧事已往,何必重提。此次议和,我邦定然推诚相见,永敦盟好。皇帝陛下但放宽心。

宋高宗(笑)哈哈哈!

(西皮散板)永敦盟好推诚相见,

杨庸、
王次翁、
万俟卨、
罗汝楫、
胡铨、
秦桧(同西皮散板)天下太平千秋万年。

伊里布(白)大金、大宋万岁!

胡铨(白)住口!

(西皮散板)兵败求和假貌伪善,

(伊里布怒视。)
伊里布(白)啊!

龙套(内白)岳元帅还朝。

(伊里布一惊。)
伊里布(白)啊!

(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各有不同反应。胡铨忘形。)
胡铨(白)来得好!

(西皮散板)元帅还朝力挽狂澜!

伊里布(白)皇帝陛下!数年以来,你国岳元帅屡启战端,无非是为了迎请二圣,如今靖康皇帝健在,或留或归,是战是和,都在陛下一言,就请早作圣裁。陛下既无诚意……

(伊里布视秦桧。)
伊里布(白)恕我告辞!

(秦桧一拍一和。)
秦桧(白)慢来,慢来。万岁诚意求和,焉有三心二意之理。

宋高宗(白)着啊!

内侍,传旨偏殿设宴,款待金使。岳元帅上殿哪!

(大太监前导、伊里布随行同下。岳飞上,与伊里布碰面。岳飞逼视伊里布,伊里布悚然后退。秦桧急率杨庸、王次翁、万俟卨、罗汝楫、胡铨迎出,伊里布乘势走下。)
秦桧(白)岳元帅!

岳飞(白)秦丞相!

(胡铨抢前一步。)
胡铨(白)岳元帅!

岳飞(白)胡大人!

(秦桧奸笑。)
秦桧(笑)哈哈哈!

(岳飞冷笑。)
岳飞(笑)哈哈哈!

(胡铨大笑。)
胡铨(笑)哈哈哈!

(岳飞昂然进殿。秦桧、众人同随进。)
岳飞(白)臣岳飞见驾,吾皇万岁!

宋高宗(白)卿家进兵中原,力挫敌锋,奉诏即回,尤慰朕望。如今江南可保,和议将成,真乃可喜可贺。

岳飞(白)臣奉圣命,百战中原,金酋丧胆,正待渡河北进,不想万岁传命班师。十年之功,废于一旦。唉,臣断不敢以忧为喜,以危为安。

宋高宗(白)这……

(西皮散板)忧喜安危论国政,

百战归来意不平。

未解孤王难言隐……

(行弦。)
秦桧(白)和议若成,迎归太后,息兵养民,圣上可免宵旰之忧,百姓可解刀兵之苦。岳元帅忠心为国,何不一念及此?

宋高宗(白)着啊!

(西皮原板)成和议为的是孝亲恤民息刀兵。

岳飞(西皮原板)十年待雪靖康恨,

烈烈激怀臣子心。

喋血中原传圣命,

不渡黄河痛回军。

虎狼金邦夙无信,

(西皮二六板)奸谋得逞必南侵。

重蹈覆辙不堪问,

难言孝亲与恤民。

敢将忠言请君命,

断不容误国之论蒙蔽圣听。

秦桧(白)这……

(秦桧奸笑。)
秦桧(笑)哈哈哈!

(西皮摇板)仁智之间十年争论,

(西皮流水板)深思熟虑费苦心。

几度征鞍曾北进,

何尝一日到燕云?

战而不胜国力尽,

和而后安利苍生。

临渊履冰肩重任,

误大局岂非是千古罪人!

岳飞(西皮流水板)若不是十二道金牌班师命,

早则见旗指黄龙复燕云。

丞相若虑千秋论,

引狼入室是何居心?

秦桧(西皮流水板)罢兵言和出自圣命!

岳飞(西皮流水板)痛斥奸谋忠言谏君!

秦桧(西皮流水板)和议将成休再启畔!

岳飞(西皮流水板)迎车驾——

(宋高宗一震。)
岳飞(西皮流水板)捣黄龙一片丹心!

(岳飞转向宋高宗,欲待进言。)
秦桧(白)这……

(秦桧目视宋高宗。)
宋高宗(白)二卿哪!

(西皮摇板)主和主战休争论,

见仁见智俱忠心。

孤只愿社稷无忧江山稳,

望卿等承斯意共享升平。

岳飞(白)万岁……

(岳飞欲申述。宋高宗知志不可夺,略思,得计。)
宋高宗(白)卿家!

(宋高宗离座。)
宋高宗(西皮摇板)人言可畏卿当谨慎……

(行弦。)
岳飞(白)为臣不知,万岁明告。

(宋高宗故弄玄虚。)
宋高宗(白)卿家忠尽,寡人尽知。人言无他,道元帅你……拥兵自重耳!

(岳飞意外。)
岳飞(白)啊!

宋高宗(西皮摇板)望卿自处善体朕心。

(岳飞激动。)
岳飞(白)这……

(西皮散板)精忠报国违君命,

冷箭森森竟伤人!

(岳飞激动,悲愤。)
岳飞(白)万岁!

(西皮散板)说什么社稷无忧江山稳,

眼见得半壁山河也沉沦。

望万岁痛思往事收回成命,

臣纵然获罪如山沥血金阶,死也甘心!

(岳飞伏地请命。)
胡铨(白)岳元帅之言甚是,万岁三思!

宋高宗(白)唗!胆大胡铨,妄议朝政,免去冠带,永不叙用!

(胡铨跪地摘冠。岳飞了解宋高宗用意,激愤难言。宋高宗目视岳飞,紧接传旨。)
宋高宗(白)岳飞听旨!

岳飞(白)万岁!

宋高宗(白)卿家奉诏出师,中原大捷,促成和议,实堪嘉奖,特授枢密副使,以励功勋。下殿去吧!

岳飞(白)这……

(宋高宗向胡铨厉声。)
宋高宗(白)下殿去吧!

(岳飞力抑激愤。)
岳飞(白)万万岁!

(岳飞起身欲去。胡铨下。)
秦桧(白)岳元帅,升枢密副使,改日贺喜。

(岳飞起身,逼视秦桧。岳飞正色。)
岳飞(白)秦丞相,十目所视,十手所视,丞相谨慎了!

(岳飞毅然出门,岳飞、薛仁辅同下。王次翁、杨庸、万俟卨、罗汝楫同下。四内侍、二宫娥同下。)
宋高宗(白)不想岳飞一意孤行,真乃深负朕望。

秦桧(白)岳飞毁谤为臣事小,若得罪金使,和议难成矣。

宋高宗(白)啊,卿家,议和条款,事非小可,卿当以孤江山为重!

(秦桧轻声,威胁。)
秦桧(白)万岁若还犹豫,金邦定将靖康皇帝放回,入主中原,只怕天无二日……

(宋高宗一震。)
宋高宗(白)哦!

(秦桧缓和,利诱。)
秦桧(白)若有诚意,淮河以南,永归我朝所有!

宋高宗(白)哼!为天下百姓着想,只能如此。

秦桧(白)只是岳飞之心难测,一旦回军襄阳,轻举妄动,万岁求和之诚,岂不付于流水。

(宋高宗决心。)
宋高宗(白)议和之事,势在必行!

(秦桧急问。)
秦桧(白)岳飞……

宋高宗(白)卿职责所在,善自权衡!

(宋高宗下。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秦桧(白)哼!岳飞不死,和议难成!先到军中,诳来岳云、张宪……

罗汝楫(白)然后再除岳飞。只是……

秦桧(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照计而行,万勿泄漏,去吧!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遵命!

(万俟卨、罗汝楫自两边分下。幕落。)
【第五场】
(二幕外。四牢子手各执刑具、锁链,四校尉挑灯引执法官同上,巡视。执法官向众人耳语,埋伏下。幕启。大理寺公堂。设三桌,中悬黄帐。大太监前导上,岳飞随上。)
岳飞(念)安危悬一线,国事当力争。

(岳飞愕然。)
岳飞(白)啊!大理寺,大理寺……方才言道,上朝候旨,如今引我至此,又作何意?

大太监(白)这……别无大事,只请对质一、二,对质一、二。

岳飞(白)对质?对质什么……

(岳飞已感预兆,但心迹坦荡。)
岳飞(白)嘿嘿嘿!

(念)平生坦荡堪自信,丹心何惧鬼森森。且进大堂看究竟——

(岳飞入内,环视。大太监鬼头鬼脑溜下。)
执法官(内白)呔!胆大岳云、张宪!

(一锣。)
执法官(内白)密谋反叛——

(一锣。)
执法官(内白)还不实招!

(一锣。)
执法官(内白)与我打打打!

(岳飞震惊。)
岳飞(白)啊!

(念)岳云、张宪受毒刑!

(〖急急风〗。四牢子手拖着受刑伤的岳云、张宪同上。岳飞惊呼。)
岳飞(白)啊,岳云、张宪!

岳云、
张宪(同白)(父帅)(元帅)!

(四牢子手一面阻挡着岳飞,一面抖链挫倒岳云、张宪,岳云、张宪同坐地,猛然顿足踢开牢子手。岳云、张宪同急切。)
岳云、
张宪(同白)(父帅)(元帅),你,你,你速奔襄阳……

(四牢子手拥岳云、张宪同下。执法官、四校尉、四牢子手自两边分上,截住岳飞。)
执法官(白)剥去衣冠!

(四校尉、四牢子手一拥而上。岳飞凛然无言,怒目如火,四校尉、四牢子手不觉后退。静场片刻。)
四龙套(内同白)哦……升堂……

(凄厉阴森,寂然如死。四校尉、四牢子手分列两旁。罗汝楫、万俟卨、周三畏同上,至堂口,目视岳飞,心情不一,分入座。)
周三畏(白)啊,岳元帅……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岳飞!既到法堂还不剥去衣冠?

岳飞(白)敢问岳某父子身犯何罪,为何私刑拷问朝廷命官,无故劫持国家大臣!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什么朝廷命官,国家大臣!岳飞,拜过圣命!

周三畏(白)岳元帅,抬头观看!

(二校尉同揭开当中黄帐,露出圣旨。岳飞惊谔,拜圣旨。)
岳飞(白)万岁!

(四校尉同剥去岳飞朝服。)
周三畏(白)岳元帅,现有你部将王俊出道,告道你父子拥兵自重,班师之后,又与张宪暗传密札,谋夺兵权,反叛朝廷……

(一锣。岳飞一震。周三畏缓和。)
周三畏(白)有何辩解,慢慢讲来。

(罗汝楫气势汹汹。)
罗汝楫(白)人证俱在,还不从实招来!

(万俟卨诱供。)
万俟卨(白)事已败露,招认为上,我等自当奏明万岁,念你汗马功劳,定必从宽发落,格外施恩。

罗汝楫(白)是啊!从宽发落,格外施恩。

(岳飞冷然。)
岳飞(白)哼!堂堂胆气,耿耿丹心,但凭公平,何望施恩!

(万俟卨、罗汝楫同瞠目。)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这……唗!胆大岳飞,谋反朝廷,不知认罪,还敢在此逞强!

岳飞(白)既道岳某谋反,有何为证?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你与岳云、张宪的密札为证。

岳飞(白)密札现在何处?

万俟卨(白)尔等已然焚化。

岳飞(白)何人所见?

罗汝楫(白)王俊所见!

岳飞(白)既谓密札,王俊何以得见?

万俟卨(白)哼,王俊原与尔等同谋,只怕事败牵连,故而出道。密札往来他是怎得不见!

岳飞(白)好,传上王俊,当堂对质!

罗汝楫(白)王俊来京途中,水土不服,他死了!

岳飞(白)哼!先道密札为证,密札却被火焚化,又道王俊同谋,王俊又病死途中。请问:既无手札,怎证其情是实?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哎,这……

岳飞(白)无凭无证,遽兴冤狱,分明是奸贼有意诬陷!

(罗汝楫、万俟卨一时语塞。)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啊,啊……

(周三畏已见虚实。)
周三畏(白)啊,二位大人……

(罗汝楫气势汹汹,不理。)
罗汝楫(白)唗!岳飞呀,岳飞!既入法网,断难脱逃,招也要招,不招也要招,你那心中要放明白些!

(岳飞仰天愤笑。)
岳飞(笑)哈哈哈!

(西皮快二六板)岳某心中明如电,

欲加之罪又何难。

是非曲直不须辩,

无非是阻梗奸谋肇祸端。

圣上苟安失远见,

(西皮快板)奸相误国别具心肝。

自有铁骨迎百难,

谅尔等一手岂能遮青天。

从来忠奸同冰炭,

敌兵进犯后悔难!

周三畏(白)呀!

(西皮散板)侃侃陈词,根末毕见。

一腔孤愤,感人心田。

万俟卨(白)来,大刑伺候。

周三畏(白)且慢!案情暧昧,不可用刑!

(万俟卨、罗汝楫同露出凶相。)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奉旨讯勘,谁敢遮掩!

周三畏(白)老夫乃大理寺正卿!

(一锣。万俟卨、罗汝楫不容分说。)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岳飞快招,免得皮肉受苦!

(岳飞厉声。)
岳飞(白)你叫岳某招些什么?

罗汝楫(白)拥兵自重!

万俟卨(白)谋叛朝廷!

岳飞(白)岳某不知反叛,只知保国安民!

万俟卨(白)牢子手!与我打!打!打!

(四牢子手同拥在岳飞身后,扯住。)
岳飞(西皮快板)忠良报国遭诬枉,

奸佞媚敌踞庙堂。

滔滔长江滚滚浪,

难熄我万丈怒火燃胸膛。

若问岳某反叛罪状——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怎么样?

岳飞(白)有!有!有!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啊,有,在哪里?

岳飞(白)尔等看,看,看哪!

(罗汝楫、万俟卨、周三畏同伫望,亮相。)
岳飞(西皮散板)这就是慈母亲剌生死不渝的四字“罪状”!

(一锣。岳飞巍然而立,猛用双手裂上衣,露出背剌母训。)
周三畏、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精忠报国”!“精忠报国”!啊!

(周三畏、万俟卨、罗汝楫各惊坐。四牢子手同撒手,惊愕。)
岳飞(西皮散板)尔等细勘周详!

(周三畏激动颤抖。)
周三畏(白)哎呀!

(西皮散板)精忠报国,壮怀激愤,

凛然四字,正气难侵!

忠良遭害,好叫我义愤难忍——

(周三畏扑前。)
周三畏(白)元帅!

(西皮散板)愧煞我枉作了大理寺卿。

(万俟卨、罗汝楫疯狂站起。)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来,与我打!

四校尉(同白)啊!

(四校尉同欲拥上。)
周三畏(白)且慢!老夫在此,哪个敢打!

罗汝楫(白)周大人敢护庇罪臣不成!

周三畏(白)老夫护得起,我就担得起!

(一锣。)
周三畏(白)来,将岳元帅送至后堂。

(罗汝楫、万俟卨同急离位。)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哪个敢送!

(四牢子手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周三畏挥手,厉声。)
周三畏(白)天大祸事,老夫担待!走!

(四牢子手同低声。)
四牢子手(同白)岳元帅,请!

(大锣回头。岳飞凝视周三畏。周三畏默然揖请。罗汝楫、万俟卨待阻止,被岳飞正气震慑,竟难开言。四牢子手拥岳飞同下。罗汝楫、万俟卨见岳飞离去,气焰大张。)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哈哈!胆大周三畏,违抗圣命,袒护重犯,该当何罪?

周三畏(白)怎么讲?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违抗圣命,该当何罪?

周三畏(白)哼哼!

(西皮散板)无端冤狱,令人痛恨,

忍弃中原,自坏长城!

(白)罢!

(周三畏摘纱帽。)
周三畏(西皮散板)拼却乌纱,不顾性命!

(周三畏欲出门。)
万俟卨、
罗汝楫(同白)啊!哪里去?

周三畏(白)我啊?

(念)叩阙鸣冤,

(西皮散板)去参佞臣!

(周三畏怒目戟指。万俟卨、罗汝楫悚然后退,周三畏愤愤出衙。幕急落。)
【第六场】
(秦府内室,东窗下,设桌几、火盆。细乐。丫鬟治酒备肴。王氏上。)
王氏(白)相爷何在?

丫鬟(白)韩世忠元帅到此,相爷前厅会客。

王氏(白)哼!为了岳飞,除夕之日到此罗嗦,真真无礼!

秦桧(内白)送客!

(秦桧着便服烦恼地走上。)
王氏(白)相爷!

(王氏迎入内。)
王氏(白)那韩世忠老儿可曾走去?

秦桧(白)哼!这老儿实实无礼!

王氏(白)他讲说什么?

秦桧(白)他道:岳飞与张宪密札,无凭无据,事体不明!

王氏(白)相爷怎样回答?

秦桧(白)我道,休说无凭无据,其事“莫须有”!

王氏(白)唔,回答得好!

秦桧(白)嘿,那老儿说道:“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王氏(白)这……

龙套(内白)二位御使到!

秦桧(白)有请!

(王氏窥秦桧神气,退下。丫鬟随下。罗汝楫、万俟卨手捧一盒黄柑同上,盒上御笔“黄柑碧盒”字样。)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叩见丞相。

秦桧(白)罢了,你二人从何处而来?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适才蒙诏进宫,特来回禀。

秦桧(白)哦!圣上垂询何事?

罗汝楫(白)垂询岳飞一案。

(秦桧紧张。)
秦桧(白)你二人怎样回答?

万俟卨(白)入狱两月,并无口供。

秦桧(白)哦!

(秦桧急问。)
秦桧(白)万岁听罢?

罗汝楫(白)默然无言。

秦桧(白)可有悔意?

万俟卨(白)高深莫测。

秦桧(白)可曾怪罪老夫?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这倒不曾,出宫之时,万岁赐下“黄柑碧盒”,命我等送至相府,与丞相除夕佐酒。

(秦桧顿时释然。)
秦桧(白)唔,如此说来,圣上不曾怪罪老夫……

(秦桧挥手,招呼人。)
(丫鬟上,捧盒下。)
罗汝楫(白)启丞相:今日赵老王爷上殿面君,愿以全家百口,力保岳飞无罪!

秦桧(白)哦!

万俟卨(白)李若朴伏阙上书,参奏丞相误国!

秦桧(白)哼!

罗汝楫(白)何彦猷、薛仁铺三十余人联名动本!

秦桧(白)嗯!

万俟卨(白)太学生四百余名,宫门鼓噪!

秦桧(白)啊!

万俟卨(白)唉,这些都在其次,最可恨布衣刘允升煽动临安百姓,到处散发揭帖,护庇岳飞,诬蔑丞相。

(秦桧一震,起立。)
秦桧(白)揭帖何在?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唉,一派胡言,不看也罢……

(罗汝楫、万俟卨见秦桧面带怒色,急取揭帖递上。)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丞相请看,请看!

(秦桧看。)
秦桧(白)“岳飞无罪,秦桧!……”哼!老夫忠心为国,只落得朝野忿忿,圣意不明,如今势成骑虎,怎生得了!

罗汝楫(白)依卑职之见——杀!

秦桧(白)并无口供,怎样复命?

万俟卨(白)难道是——放?

秦桧(白)哼!岂有此理!

(万俟卨、罗汝楫面面相觑。)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这……

(窗外隐露王氏影子,王氏内抚琴吟。)
王氏(内念)沉沉五更分二年,东窗一曲寄心弦。身后荣辱谁曾见,缚虎易兮纵虎难!

(秦桧似有所悟,低声沉吟。)
秦桧(白)杀……

(秦桧决意。)
秦桧(白)杀!

(罗汝楫、万俟卨互语。)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哦,杀!

(罗汝楫、万俟卨欲告辞。)
秦桧(白)转来!

(秦桧低声。)
秦桧(白)回衙待命。

罗汝楫、
万俟卨(同白)是,我等告退。

(罗汝楫、万俟卨同下。王氏捧盒上。)
秦桧(白)夫人,适闻歌声,我意已决。只是除却岳飞,怎复圣命?

王氏(白)亏你偌大宰相,真乃当事者迷。请问相爷,岳飞入狱两月,并无招供,圣上未曾降罪,反赐黄柑,又作何意?

秦桧(白)无非是圣眷优隆而已。

(王氏不以为然。)
王氏(白)只怕大有文章……

秦桧(白)哦!

(秦桧趋前,检视,无所发现,不禁惶惑。)
秦桧(白)夫人……

(王氏示以盒盖。)
秦桧(白)哦!“黄柑碧盒”……

(秦桧思索,沉吟。)
秦桧(白)“黄柑碧盒”——“碧盒”……“必和”。

(秦桧凝思,突悟。)
秦桧(白)“黄柑”“必和”!

(王氏杀机满面。)
王氏(白)岳飞必死!

秦桧(白)“必和”!

王氏(白)“必死!”

秦桧(白)哼、哼、哼!圣意已明,我无忧矣。

王氏(白)事不宜迟。

秦桧(白)就在今晚。

王氏(白)好,相爷急速传谕。

(王氏磨墨,秦桧写手谕。王氏剖开黄柑,秦桧将手谕塞入柑内。)
秦桧(白)校尉走上。

(校尉甲上。秦桧付碧盒。)
秦桧(白)将此黄柑送与万俟卨大人,速去速回。

校尉甲(白)遵命。

(校尉甲欲行。)
王氏(白)转来!

(王氏取回盒盖。)
王氏(白)去吧!

(校尉甲下。秦桧会意。)
秦桧(念)凭此碧盒防后患,

王氏(念)东窗消息唯自知。

(秦桧心虚探视,一阵风声,不寒而栗。)
王氏(白)相爷……

(秦桧强自镇静。)
秦桧(白)啊,啊,夜深了!

(王氏为秦桧复衣,秦桧、王氏同下。幕落。)
【第七场】
(二幕前。隗顺捧酒上。一阵风雪,遮面。)
隗顺(唱)阴寒岁末,雨雪霏霏,

忠良含冤,天地共悲!

(衬乐。)
隗顺(白)咳,岳元帅入狱,不觉两月有余,,如今奸党又抄了岳家,将夫人押到狱中,越发令人愤恨!今晚已是除夕,备得一壶水酒,与元帅辞岁,略表此心。

(念)雪凝铁窗英雄泪,北渡黄河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