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隐笙 京剧生行演员 刘隐笙

刘隐笙 京剧生行演员 刘隐笙

刘隐笙,男,京剧老生。曾名刘湘文。刘筱艳之胞弟。温州人。
曾在江淮、武汉一带唱小生,用名刘湘文。
后以“麒派老生”的招牌,但嗓音清亮,不似周信芳那么沙哑,吐字喷口铿锵有力,一招一式极为稳健,基本功相当扎实。
解放后与钟松碧一同被请到温州。不久,陈冰华、刘阮夫妇也加盟剧团,令温州戏迷大饱眼福。那时政策性的口号是“演好戏,戏演好”,每周都得上演一个新戏。剧团是事实上的股份制,全团演职员的工资和与行头制作,全都依赖票房收入,所以排戏都要全力以赴。由于每天下午都要演出,排戏的时间只能在上午,周三与周六是雷打不动的学习,使得排戏更为紧张。有时要同时赶排两个戏——由钟松碧与陆维云主演的《周仁献嫂》和由陈冰华、刘阮主演的《风雪破窑记》,两个戏的老生都是刘隐笙,他不得不两边奔跑,累得他气喘吁吁,却从来没听见他叫过一声苦。
刘隐笙待人诚恳,说话和气,作风朴实,有长者风。他对导演沈不沉的工作非常支持,不论是演员分配、场面调度乃至剧中人物的穿戴,他都尽心指点。团里的一些年青演员拜他为师,请他教戏,他也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推诿。一天到晚都在台上摸爬滚翻,少有休息的时候。
隐笙主演的《狮子楼》,剧中的武松以机敏、矫健见长,用的是匕首,不似盖派那么勇猛凶悍。隐笙在处理与西门庆短兵相接的对打中突出了人物的形体动作,腕、肘、膝等部位处处有戏,而且能做到动静结合,不像有些演员一味依靠在“急急风”中穿梭来制造气氛。周信芳先生限于本身的嗓音条件,故唱腔旋律组合上趋向短促,着重在喷口上下功夫,少了点谭、马诸派的抑扬顿挫。隐笙充分发挥自身的嗓音优势,大胆放开,在《英雄泪》中他所唱的最后一句“此乃是人的鲜血把江水流浸”的尾韵时,居然翻了个高八度,赢得满堂彩声。一些票友对他敢于突破门派藩篱,勇于创新的精神,也给予充分的肯定与赞扬。
有一次是在新落成的温州剧院上演,压轴戏是隐笙的《走麦城》。他因患重感冒而嗓音失调,却不肯换人,说要撑一下,到他上场时,连一句也唱不出来。恰好福建来的红生任镇西来访,导演沈不沉当机立断请他客串代庖,原剧目继续上演,镇西一口答应,但无法通知隐笙,于是观众看到下来一个关公,上来又是另一个关公。事后沈不沉向刘隐笙表示歉意,他不但不见怪,反而扶病到镇西家登门道谢,他的虚怀若谷于此可见一斑。
1986年春,刘隐笙以疾卒于家,终年70岁。

逝世:1986年,农历丙寅年
人物分类
京剧 生行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