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明星王佩玉复古是最好的创新图

京剧明星王佩玉复古是最好的创新图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的四大名旦/

舞台的幕布落下又升起,但歌迷们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们涌上舞台,热烈的掌声和狂热的呐喊让整个剧场的空气沸腾了。 这一幕让人想起一百多年前京剧最辉煌的黄金时代。 虽然由张火丁、王佩玉两位当红京剧演员联袂主演的《红鬃马》上周末在故宫大剧院圆满落幕,但余音犹存,宏大场面令人回味,话题值得思考。

虽然只演出一晚,但张火丁、王珮瑜联袂主演的《红鬃马》却为京剧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 两部《火雨》的合作引发的关注,不仅让剧迷们热情高涨,也引起了业界的冷静反思。

张火丁和王佩玉这两位曾经有过一生、一次旅行、一次旅行、一个北京、一个上海的著名演员首次合作,无疑是本次《红鬃马》演出的最大亮点。 其实,在京剧历史上,一直有名优演员联手互相撑腰的传统。 马探和张秋的合作,诞生了很多优秀的剧作; 而这场演出也源于1928年的一场京剧演出,程砚秋与于叔岩、荀惠生、马连良、李万春、杨小楼、梅兰芳、尚小云等著名男女演员演出《红鬃烈马》 。 虽然他们都是能独领风骚的知名演员,但他们都明白,强强合作才是激活市场最有效的方式。

但如今在梨园,一些“大人物”却抱有“互相看不起”的心态。 他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种种矛盾和摩擦,甚至“至死不渝”。 央视歌剧主持人白燕生曾批评一些歌剧从业者,包括一些“角落”,只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来到家门口的好剧“视而不见”,“对与自己同宗的人视而不见”。 他们对于同源的兄弟剧也是不屑一顾。 他们的思想非常狭隘、封闭,这是令人遗憾和令人心碎的。

不过,这次张和王同台合作。 两位明星的强强联手不仅提升了自身的光彩,也点燃了其他知名演员的热情。 赵宝秀、李宏图、常秋月、郭伟、窦晓轩、吕昆山、刘晨等不计较得失的配角为整场演出增添了色彩,也以完整的表演展现了京剧的整体魅力。艺术范围和多样化的流派。

王佩瑜本人表示,她一直愿意与知名演员合作。 她几乎和北京、天津、上海的所有著名演员都有过合作,大家都觉得收获很大。 尤其是这次与张火丁合作,王珮瑜表示:“好的作家取悦读者,更好的作家激励同行,演员也是如此。” 有这样的心态和胸怀,怎能不进步呢?

同时,张火丁和王佩玉此次合作选择了《红鬃马》这样的经典剧目,也值得那些认为“传统导致危机,京剧只有通过改革才能生存和发展”的人们进行反思。和创新。” 近年来,京剧界一直存在“保守”与“创新”之争。 很多剧种、剧团、演员都进行了改革创新,如果不是新编剧,是无法参与评审的。 但大量推出的新编剧,有的甚至昙花一现,被市场淘汰,严重浪费了人力物力。 近年来,流行邀请“外人”大胆“创新”,让京剧不再像京剧。 他们只是靠明星和炒作来刺激市场,但这违背了京剧艺术的基本规律。 不仅没有吸引新观众,反而赶走了老戏迷。

张火鼎和被誉为“传统艺术的时尚诠释者”的王佩玉都是传统的忠实传承者。 他们重视流派的传承,珍视传统的价值。 王佩玉近两年更是推出了“十大戏曲演出”。 她直言:“复古就是最好的创新。”

因此,有必要重新强调经典传统不朽的艺术价值,反思和总结前辈艺术家辉煌的舞台经验,深刻理解剧迷的情感心理,通过高水平的演绎再现传统的魅力。著名艺术家满足人们对经典的渴望。 京剧艺术将永远保持其风格并健康发展。

他们共同主演的《红鬃马》,也对当代演出中盛行的奢侈制作、本末倒置的不良风气提出了警示。 在这样的表演中,演员成了陪衬,淹没在各种表面的感官刺激中。 传统的京剧艺术用简洁精致的舞台来衬托名演员的风采。 只有依靠高水平的真功夫来说服观众,才是演艺发展的正路。

张火丁、王佩玉也注重培养戏迷和观众。 他们不迎合市场,并不代表他们不关注市场。 他们和剧迷之间的关系密切而有分寸。 剧迷们对他们的热情就像流行偶像一样,但也出于爱与敬畏而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也有一些资深观众经常撰写专业评论,为他们提出建议和期望,他们虚心聆听,反复思考,并以各种方式回应。 这样的健康关系,才是最健康、最持久的培养受众和市场的方式。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幕后花絮

六次排练“太奢侈”

张火丁和王佩玉对于《红鬃马》这样的经典剧都已经很熟悉了。 即使演出前不排练,也可以上台表演,一开口就唱。 不过记者了解到,为了这次合作,两人在演出前甚至安排了6次排练。 就连王佩瑜本人也感叹:“真是奢侈啊!”

记者曾到中国戏曲学院观看排练。 上午九点,两位著名演员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出现在排练场地,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寒暄。 在钢琴家的伴奏下,两人顺利地结合了演奏。 只有一次,张火丁停下来问王佩玉:“我想去这个地方转一圈,你能跟着我转一转吗?不然看起来太干了。” ”王佩玉点头同意,两人又做了一次,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就排练完了这场戏,都感觉不错。不过,尽管第一次排练就这么有默契,他们仍然排练了六次。

小女孩登台“求好运”

张火丁自从四年前成为母亲后,就充满了母爱,愿意和别人谈论孩子和育儿。 她还会拿出手机给别人看她和女儿的照片。 王佩玉说:“我从来没有见过霍丁姐姐传说中的‘冷’,我看到她的时候,她总是在微笑。” 因为学戏辛苦,张火丁不想让女儿沉迷戏曲,所以平时唱歌练戏的时候他都会躲着女儿,不让女儿看见自己; 连家里电视的戏曲频道都关掉了,生怕女儿看到。 但即便如此,有一次张火丁在表演《梁祝》时,女儿无意中听到四岁的女儿脱口而出一句好听的“梁哥”,震惊了全场。 这次演出,霍丁也把女儿带到了后台,但家人帮忙照顾,没有让她去化妆间和观众席。 霍丁的弟弟张火干告诉记者,根据演出前歌剧院的习俗,霍丁的小女儿被允许在舞台上“登台”,以求吉祥。

知名小生客串“化妆师”

演出前,记者在后台化妆间发现,给张火丁化妆的人竟然是张火丁的老搭档、著名京剧学生宋小川。 他这次没有演出任务,专门来给霍丁化妆的。 他说:“我画她已经二十多年了!” 原来,宋小川不仅是一位著名演员,而且因为一直学习京剧化妆,他早已成为京剧界的化妆大师,为四五十名著名艺人做过化妆。 化妆品。 张国荣在电影《霸王别姬》中饰演虞妃时,正是宋小川的妆容让她看起来容光焕发。

王佩玉一直对戏迷特别关注。 这次来北京演出,她特地制作了一批印刷极其精美的《戏剧年谱》笔记本。 她还在演出前在一百本笔记本上签名,并在上面盖上了为本次演出特制的纪念纸条。 现场盖章并出售给剧迷作为纪念品。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